·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梦里乡情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登上《百家讲坛》的达州第一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779    更新时间:2009-6-4    
    ★★★ 【字体:
 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露脸以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三部主任、副研究员张擎的生活,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先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像雪片一样飞来,除了工作,张擎每天忙着拆信、读信,探讨金沙遗址的,请教文物收藏的……每一封,他都耐心回复。还有一个变化,是张擎断然想不到的:前几天,他到一个居民小区的楼顶进行拍摄工作,对方非要他出示单位的介绍信,就在这时,人群里突然有人认出了他,“咦,这不是前几天在《百家讲坛》讲金沙遗址的张擎吗?”“对,没错,就是他!”很快,张擎身边围了一大群人,他的脸也成了一张“通行证”,事情轻松搞定。

  给自己打90分

  “现场一片欢呼沸腾,大家高兴得不得了,有的人更是跳了起来。为什么大家会这么激动呢?那是因为6年以来,金沙遗址已经出土了数以千计的珍贵文物,但个头都很小,而这一件金面具,是金沙遗址和三星堆遗址迄今发现的九件金面具当中形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并且也是我们金沙遗址金器里最大的一件器物。就像一个人,你等了6年之久,见到他(她)后会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呢?相信大家能够体会……”

  5月18日、19日,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连续两期播出《蜀地探秘》系列节目之《金沙遗址》。坐在电视机前的张擎,看着镜头面前自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样子,笑了。很显然,对于自己的表现,他十分满意。

  记者:以前看过《百家讲坛》吗?

  张擎:《百家讲坛》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节目,从中可以了解很多知识,每期的主讲也都有自己的观点,很受启发。

  记者:《百家讲坛》的编导是怎样找到你的?

  张擎:其实在3月底之前,《百家讲坛》曾找其他人录制过金沙遗址的节目,但效果不好。这天,编导专程到成都来重新找人,到了金沙遗址博物馆,领导就推荐了我。

  记者:当时什么反应?

  张擎:找到我时,我的自信心还不高,甚至想拒绝。虽然我对金沙遗址很熟,但这是面对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观众讲,担心讲不好。后来领导、同事不断给我打气,我才决定试一试。

  记者:主题是怎样确定的?

   张擎:主要就是讲金沙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金沙遗址之所以那么引人关注,人们的关注点集中在炫目的金器、五彩斑斓的玉器、成吨的象牙上,所以主要就讲了这三方面。

  记者:编导人员是否会根据节目需要引导你按照他们的要求讲?甚至修改手稿?

  张擎:这与平时做学问不一样,太专业了不行,得通俗易懂,稿子我和编导一起修改了好几遍才最终确定下来,以我亲自发掘的几件重要文物入手,讲金沙遗址考古发掘工作。这样才更吸引观众。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试讲了一下,编导说:第一,紧张;第二,讲得不生动,太死了;第三,眼神不能定下来,飘忽不定。4月2日、3日,他们还专门对我进行了“培训”。

  记者:这和平时办讲座,做学术报告很不同。

  张擎:这个“讲”,跟平时讲的不一样,平常是有听众的,而这次,是面对着摄像机空镜头。在4月4日去北京之前,我还不放心,临时抱了一次“佛脚”,给金沙遗址博物馆的领导、同事们讲了一次,也许是突然找到了感觉,效果还不错,大家的反应也不错,说我有点易中天的风格,这也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记者:录制节目的时候紧张吗?现场气氛怎么样?

  张擎:开始还是很紧张,讲了一段后,就放松多了。现场的观众都是《百家讲坛》的“专职粉丝”,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居多,每天准时到录制现场“上下班”,还带笔记本做笔记,很认真。

  记者:上《百家讲坛》最大的感受和体会是什么?

  张擎:最大的感受和体会就是:这是一个很好的将考古知识传播给大众的平台,期望会有更多考古学者登上讲坛。

  记者: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张擎:在电视上看,给自己打90分吧,就是普通话太孬了。

   吃了4天土豆

  张擎出生在宣汉农村。对于这个农家孩子来说,小时候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理想,走出大山是他最大的渴望。高中时代,张擎一直是宣汉中学文科第一名,所以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填了会计这个热门专业,结果分数不是很理想,被厦门大学考古专业录取。

  张擎戏称,本以为考上大学就能跳出农门了,哪想到自己到头来还是“挖泥巴”。

  4月8日下午,在《百家讲坛》录制金沙遗址第一讲时,编导让张擎准备一个笑话,活跃现场气氛,这可让幽默细胞不发达的张擎十分为难,思来想去,他作了这样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搞考古的,就是挖泥巴,所以我的QQ名是 ‘还是挖泥巴’,为什么这样取呢?因为我原来是在农村挖泥巴,现在是在城市挖泥巴;原来是在山上挖泥巴,现在是在平原挖泥巴;原来是农民挖泥巴,现在是干部挖泥巴。”没想到,现场效果奇佳。

  记者:真正喜欢上考古是在什么时候?

   张擎:我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干什么事情都想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得最好。所以后来也就慢慢喜欢上了考古,因为它能不断地给你带来惊喜,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记者:第一次参与考古发掘是什么心情?

  张擎:那是1991年底,大学三年级考古实习,在江西省广丰县社山头遗址进行考古发掘。那是一个距今4000多年的遗址,发现了当时的居住遗迹、灰坑和大量的生活用陶器。第一次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考古发掘,觉得新鲜、刺激,而且面对这堆东西,你会情不自禁去想古人是怎样在生活,这很有意思。

  记者:“考古考古,喝风吃土”,在一般人心目中,考古学者都是远离都市,风尘仆仆,你怎样看待这份工作的艰辛?

  张擎:其实,我非常喜欢野外考古发掘工作。1996年7月研究生毕业后,到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一直在郊县做考古发掘。印象最深的是2000年都江堰金凤窑遗址的考古发掘,当时我是工地现场的负责人,手下有10来个工作人员,还指挥着500多个民工,那是我们单位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考古发掘工作。特别是下班的时候,民工朝不同的方向回家,分成四路大军,长长的队伍,真的很壮观。1月份的时候,天很冷,下着雪,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到山上的考古工地,脸都吹开裂了,袜子也湿透了。到了4、5月份,山上又特别热,太阳火辣辣的,衣服被汗水打湿,湿了再被太阳烤干。
  2007年10月,我陪同金沙纪录片摄制组到茂县对羌人的生活进行拍摄,一共在山上呆了4天,天天吃土豆。一筲箕土豆,一盆泡菜,就是我们的全部口粮,吃到后来都想吐了。那些天,早上出去,晚上10点左右才回来,中午只能啃几块饼干。

  记者:对你而言,考古的魅力在哪里?

  张擎:永远有不知道的惊喜在等着你。比如说,1998年,我在都江堰芒城遗址,对4000多年前的城墙进行解剖发掘,结果意想不到的是,在城墙下面竟然发现了一座完整的竹骨泥墙房址,当时真是欣喜若狂。房址是两间套,墙体是竹子,这是成都,也是四川省第一次发现的完整的竹骨泥墙房屋建筑。再比如金沙遗址的考古发现,那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金沙遗址这样的一个中心遗址,一个高等级的遗址,一直就是我们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苦苦寻找的,结果,就在不经意间,挖土机一铲下去,发现了。

  愿望是环游世界

  记者:有些考古学者可能一辈子都遇不上有意义的文物发掘,而你年纪轻轻就参与了整个金沙文化遗址的发掘,你觉得自己幸运吗?

  张擎:我的考古运气一直比较好。我们单位4个“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我就参与了两个:新津宝墩遗址和金沙遗址。1996至1999年,整个西南地区第一次与国外考古机构——日本早稻田大学合作,我也是参与者。

  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先秦(秦代以前)考古,而刚刚提到的那两个遗址都是先秦遗址,加上当时我是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毕业,考古能力一直被单位领导、同行认可,跟这也有一定的关系。

  记者:国外考古学者留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张擎:他们做考古发掘工作非常仔细、认真,方法多,资料也搜集得很详尽、丰富,这是第一。第二,当时很多其它学科应用于考古领域的东西,我们都还不会,有了和他们的几年考古合作,我学会了使用这些仪器,如全站仪、测绘地形图、雷达探测器等。后来,很多与此相关的课题,我都是参与者,比如用计算机三维复原地下遗存的埋藏情况,对考古发掘出的遗迹进行计算机扫描等等。

  记者:听说你曾经到国外做过学术交流,他们感兴趣吗?

  张擎:1999年,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做学术报告,听众是学校的师生、东京的一些考古学者,以及中国在日本留学的历史、考古学者,可以说是反响强烈。当时我讲的是最新考古发掘成果,而那一段时间,日本学者对长江上游的考古工作、民族调查工作特别感兴趣。

  记者:考古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生活中的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擎:生活中,我也是一个要求严格的人。

  记者:除了工作,平时有哪些爱好?

  张擎:喜欢下围棋,也喜欢旅游。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走遍祖国名山大川,走遍世界各地著名的历史古迹。

  人物名片:

  张擎,男,汉族,宣汉大成人,1971年5月出生,1996年7月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后,一直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从事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