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中高考资源 >> 中考高考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专家评说:作文的高度等于语文的高度
作者:中国教育…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点击数:1516    更新时间:2009-7-29    
    ★★★ 【字体:

作文的高度等于语文的高度

 

写作让人类自由地翱翔。图片来源:卡格政治漫画网

  ■毛继东

  新课程标准将语文教学的全部内容整合为识字、阅读、作文、口语交际和综合学习五个方面。贯穿其中的其实就是读、写、说三种能力。过去,我们一直习惯于将上述三种能力平行看待、等量齐观,将他们看作是语文能力中地位平等的几个组成部分。其实,三种能力是以结构形态出现的,而且呈现出不平衡的相互影响和制约的态势,动态地发生作用。

  写作制约着阅读的高度、深度和厚度

  通常,我们认为大量有效的阅读可以提高写作水平,进而认为阅读水平决定着写作能力,这无疑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阅读水平高的人不一定作文写得好,作文能力强的人却大多有出色的阅读技艺。其中有一条重要的道理,高水平的阅读需要经过写作的“淬沥”,并从中“脱胎”出来。我们知道,“阅读是从文章中提取意义的过程”。“意义”包括文章的表层信息和深层内涵。这些统统被称作陈述性知识,它们是用来回答“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的。这些知识有价值,但只是修养价值,它可以让人变得丰富、渊博,见多识广。可是人类的阅读还有更高的追求和境界,那就是要解决“如何做”的问题。获取的目的是为了最后的生成,这就涉及到程序性知识。由陈述性知识向程序性知识转变,需要一个中间环节——内化。把通过阅读获取的文字、语言和句法等书面呈现的客观信息,进行主观整理后,纳入已有认知图式,进而变成策略和方法,这一过程就是内化,内化的直接途径就是写作。

  在当下的语文教学中,原本个性体验占主导地位的阅读活动,很多时候被异化成了一种客观色彩浓厚的认知活动。许多教师每天都在训练学生如何正确解读文本,如何在不歪曲原意的基础上去体味并再现作者意图。比如读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微风过处送来了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从这里我们知道了“通感”这一知识,而且也能与自己过去的体验相互比较印证。但这仅仅是陈述性知识,只能用来回答“是什么”与“为什么”的问题,不能用来解决具体问题。如果在随后的写作中,学生产生了类似的感受:“小草上挂满了迷人的露珠,样子好看极了,一如百合花上飘出的香味。”表明这一感受已成为其主观活动,并转化成了解决问题的策略和行为。这一知识正是程序性知识。要实现上述转化,只有在写作中才能完成。很难想象某个学生,会再去有意识地比较露珠的视觉感受与丁香的味觉感受有何相通之处。而这一活动在写作中却自然而然地完成了。

  阅读可以为写作带来丰富滋养,维护着写作的根系和血脉,让文章变得“丰腴动人”。但阅读能力的最后生成和水平跃迁却完全受制并决定于写作。普通的阅读是每一个识字者都可以完成的,对文本的表层解读也可以在这一过程中自然完成,但力透纸背的深层破解式阅读则只有借助于写作过程的介入才可以最后完成。

  鲁迅散文《秋夜》中有这样一句话:“在我家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初级水平的阅读者会感到,既然两棵树都是枣树,直接写“两棵枣树”岂不简洁明了?中等水平的阅读者也许会感到作者语言重复,表达了一种孤独、寂寞、无聊的情绪。高水平的阅读者也许会因此想到伏契克的《二六七号牢房》里“从门到窗是七步,从窗到门还是七步”这句话,并因此获得一个重要启示:重复可以折射心情。可以是无聊的心情,也可以是幸福的心情。从前两种情况到第三种情况的过渡就是由陈述性知识向程序性知识的转变。这一转变,只有在写作的参与下才能高效率完成。如果学生在描写喜悦和无聊的心情时能够设计出这样的句子:“村子东边是无边无际的高粱,树西边也是无边无际的高粱……”“河这边是山,河那边还是山……”,那就证明完成了从陈述性知识到程序性知识的转变。

  相对于陈述性知识而言,程序性知识的特点是:让知识由解读转向运用,让知识由单极转向多极,让知识由浅表转向内里。从这个意义上说,写作制约着阅读的高度、深度和厚度。

  写作将阅读带入个性化

  阅读中的主体地位和个性,应当体现在选择和体验的自由。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教学“应尊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课堂上不是强迫学生一定要读什么、背什么,一定要对某一问题的理解寻求整齐划一的答案,而是提供大量自主选择阅读内容的机会和条件,给学生自主阅读的时间和空间。同时,介于学生之间在认识能力、生活阅历上的差异,允许学生获得个性化的阅读体验。

  当把这些选择和体验的权利交给学生们,我们就会发现,学生在写作过程中积沉下来的兴趣倾向、文化判断、以及个人价值早已被贯注在潜意识当中,成为了主宰这种选择和体验的核心力量。就拿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笔下的马小跳来说,如果我们曾经在作文或练笔中写过这样一个聪明好动、讲义气、做事粗心大意的学生,自然就会对马小跳多一分感受,每一件事情都会被我们拿来与自己的感受对照,甚至连他的父亲马天笑为儿子代写作业,而被“粗心大意”的儿子“出卖”的事情,也会引起我们好一阵子感叹。为何我们想不出这样的故事?当然了,如果我们曾经构思过一个惊心动魄的救人场面,那么我们一定会对马小跳搭救小乌龟的过程有一番个性化的体验,先是情绪激动地与卖龟人吵架,不让其虐待乌龟,然后是出高价想买乌龟,最后是乌龟咬着他的裤脚偷偷跟回家。你会比其他人更强烈地感受到营救过程的惊心动魄和变化无常,甚至会联想到一些其他的营救场面。

  写作牵引下的口语交际

  心理学认为,“说”的能力是指在思维的调控下,将内部语言顺利有效地转化为外部口头言语的能力。说话能力包括内部言语的能力,快速选词组句的能力和运用语音表情达意的能力三个部分。

  这里的内部语言能力是指人们对说话的内容、目的、方法等的思考能力,实际上它与写作当中的思维能力是重叠的,只是二者的出口不一样,呈现方式有别。诉诸文字便是文章,诉诸口头便是口语,顺应情境便是交际。关键在于快速选词组句和运用语言的能力。

  写作推动着内部语言向外部语言的转变。口语与交际具有很强的现场感和瞬时性,要求参与者根据现场情境做出快速反应。我们看到,许多学生在这种时候缺乏的往往不是词汇、语言的储存,而是恰到好处的再现和灵活自如的调用。阅读是自外而内的输入,交际与口语则是自内而外的输出。学生通过读书获得了相应的知识以及句词、语言等,但并不一定能够实现正常输出。相反,在交际中我们常常会发现,这些东西在关键时刻往往千呼万唤不出来。这是什么原因?是因为这些词汇、语言、知识的背后没有附着实实在在的感受,缺乏实际体验作支撑,还游离在我们的认知结构以外。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办法还是写作。写作的过程就是将阅读得来的信息内化成个人主观体验的过程。情感体验只有被内化,才会真正成为我们心灵的一部分,在特定情境下才会被激活并瞬时调动出来。“凄凉”后面应当附着“凄凉”的感觉,“尴尬”后面应当附着“尴尬”的心情。这些“凄凉”的感觉,“尴尬”的心情,可能是学生的生活中不常遇到的,但只要在作文中曾经涉及就会内化为其内心体验,一旦遇到相同或类似情境,类似词语就会脱口而出。

  写作让口语与交际从表层走向内里

  书面语言原本是在口语和交际基础上发展演化而来的,但一经产生,它便具备了巨大的潜能。很难想象曹雪芹的《红楼梦》,马克思的《资本论》这些优秀作品只在口头语言的形式下产生。

  非但如此,口语的深刻性也完全依赖于书面语言去提升。文字把语言变得更严密也更细致,同时使人的思想和感情变得更细腻更雅致。常写文章的人,感情要比一般人丰富绵长,著书立说的人比一般人更富于逻辑性和思辨性,思想更见深刻。写作可以使人的情感、认识得到深入整理和提纯,从而在大脑中实现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过程。表浅性实足的口语交际语料,经过书面语言沉淀后,就会走向深刻。

  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写作改造了人,也改造了世界。(作者为中国当代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