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梦里乡情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巴山深处的马帮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433    更新时间:2009-11-21    
    ★★★ 【字体:

    当达陕高速公路即将完工通车时;当时空距离以令人惊异的速度缩短时,在大巴山郁郁葱葱的深山里,仍活跃着一支由13匹马组成的马帮,一步步丈量着崎岖的山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马帮,听起来是一个有诗意又有神秘感的名词,让现代都市人产生种种浪漫的联想。但是在历史和现实中,与马帮相联系的是让“猴子都要掉眼泪”的艰险道路,是蚂蟥,是高山蚊蚋,是大雪封山,是和死神来回打着照面。他们赶着马儿行走在大巴山的崇山峻岭中,专为交通不便住在深山里的人们运送着生活必需品和各种物资。

帮主:65岁的老汉
    11月17日上午,蓝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大大的白云,寒冷的风吹得人不时地发抖;山间小路还残存着几天前降落的雪。在万源市竹峪镇檀木寨村村外的崎岖山路上,由10多匹马组成的马队正在往山上运沙石料。
    檀木寨村在大巴山的深处,不远处就是重庆市城口县的地界,在当地素有“马帮”村之称,村民中苟姓占了近一半多,另外还有少数的高、刘等几个姓氏。长年以来,“马帮”这一原始的运输方式,是村民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工具,担负着村民所需的原材料和生活用品的运送任务。
    这个马帮有4男2女,有马、骡13匹。马帮中年龄最小的今年才18岁,年龄最大的就是马帮帮主——今年65岁的苟绍礼。他告诉记者,由于这里交通不便,进出货物都是靠马帮驮运,所以在当地有很多马帮。他父亲就是靠跑马帮挣点钱才养活他们一家人的。自己从11岁开始就跟父亲学养马、养骡,渐渐地也学会了给马看病打针治疗等技术。每年学校寒暑假,他也跟着父亲跑马帮。慢慢地,他喜欢上了马帮这种艰苦的游走生活。在他刚小学毕业那年,在山里跑马帮的父亲摔伤了腿,为了给父亲治伤和分担家庭的重担,作为长子的苟绍礼“接管”了父亲的马帮,这一年,他正好14岁。

队长:一位中年妇女
    “我就是这个马帮的队长杨秀兰,我们一天到晚基本上是穿行在通江县、万源市、城口县一带的深山老林里,手机经常没信号,所以要见我们得提前预约。”走在最前头、名叫杨秀兰的女人大方地向我们一一介绍这个“马帮”队的其他4名队员:苟玲、苟礼兵、苟学会、刘军。
    马帮里的2名女子又黑又壮,但是她们手握马鞭的样子又给人几分英姿飒爽之感。只是她们不善言谈,一直催促着队长快点让马干活。
    杨秀兰介绍,从前檀木寨村的祖辈都是靠肩挑背扛来谋生,后来就逐渐发展成了以马作为运输工具,并一步步走出大山去。她说,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由于得到了政府的扶持,对檀木寨村民实行贴息贷款,该村一时间购回了大量的马匹,组建了很多支“马帮”队伍,把山里出产的毛竹或自制的糙纸等土特产,通过“马帮”运到通江、城口等地销售,极大地改善了当地的经济状况。但赶“马帮”需要长年在外奔波,跋山涉水,生活极为艰苦。近年来,很多青壮年都外出到沿海一带打工去了,因此目前村中只剩下了30多匹马,赶马人也越来越老龄化。

一匹马每天可运1吨货
    11匹马和骡子膘肥体壮,背上搭着一条棉布袋。布袋上方架着铁架子,架子两边或焊接了一个用铝皮制作的大货箱或绑着两条麻布袋,一根又粗又柔的布条一头系着铁架子,一头系着马尾,马笼的绳子也紧紧系在铁架子上。这就是全副武装的“货马”。
    “马背上的货箱重达100多斤,每次驮运的货物最少也有300余斤,够它们受的了。”“马帮”队员将马儿赶到机耕道一大堆沙子旁,用铁锹给货箱加料。当货箱装满沙石后,11匹马儿喘着粗气一前一后走上土路。
    “今天我们运的是檀木寨村5组一户人家修房子用的砂石,从堆砂石的地方到他家,要1个多小时的路程,10余万方沙,11匹马要半天才能拉完,请5个劳力的话,至少要背3天。”帮主苟绍礼边说边赶着马队,4个男队员则紧随其后护送马儿。
    当马队走上又窄又陡的土路时,一匹棕色的马突然发狂,四脚乱踢,拼命抖落背上的沙石。其余的几匹马也烦躁地乱踢乱跑。就在我们大惊失色之际,帮主苟绍礼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揪住马绳,轻轻一掌拍打在棕色马的耳朵上,大喝一声:“畜生,不要乱跑,小心打你!”
   就在棕色马稍稍镇定之时,帮主苟绍礼右手一遍又一遍地轻抚着马头,温柔地说:“小东西,好好跑。不要捣乱,晚上给你吃饱。”没想到棕色马立即温顺起来,其它马匹也跟着安静了下来,马队又开始整齐有序地前行。
    “马儿只要歇息个把小时,再干活就会扯皮。但马识路,跑了第一趟过后就不用人跟随。”队长杨秀兰一脸的自豪:“马儿很多时候比人还聪明。”
     在这支马帮里,基本上都是以一人带3匹马的方式来运作,生意好的时候,每人每月能赚到2000元左右。

生活:有苦有乐
    在大山深处穿行,几乎与现代文明隔绝。杨秀兰却说:“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天气好的时候,我们都想多驮几趟,一直驮到天黑伸手不见五指才回家休息。”
    苟绍礼的马队主要是给住在深山里的村民送生活必须品,每人负责2匹马,把材料驮上马以后,苟绍礼往往走在最前面。上一趟山就要几个小时,等到卸完货,往往是下午一点多钟,苟绍礼带着马队要赶紧下山吃饭,然后再装第二次上山。
    马队穿行的地理环境都非常恶劣,而每名马夫要照看2匹满载着各种物资的马,苟绍礼和杨秀兰的眼神时刻都在注意山道周边的环境。马匹不同于人,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导致马匹受伤或摔死。“一匹马是7000元,如果哪匹马摔伤或摔死了,那辛苦一年就白干了。”苟绍礼说。
    尽管赶马很辛苦,但他们整天却乐呵呵的。每天和骡马在一起,一起走山里羊肠小道,一起看重复的风景,赶马人和骡马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苟绍礼的眼中,骡马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你待它好,它就会加倍回报你。而且它们还特别听话,我要它往哪个地方走,它就往哪个地方走……”

未来:渐逝的骡铃声
    “到头来总是要消失的!”走路已经有些不便的苟绍礼带着满脸沧桑似乎看到了马帮消失的那天。“现在很少有人做这种苦力活了。”
    马帮生涯没有一丝浪漫色彩,相反,充满了难以言说的艰辛和酸楚。起早摸黑、风餐露宿就不必说了,为了挣钱养家糊口,马帮人拼命干活,只有多跑几趟,每天的辛苦费就还在。
    一天天修通的公路,一天天村里的人越来越少。马帮人看着一匹匹为他们累得吐血的骡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眼下虽然生意还好,但随着我们的老去,年轻人外出打工,公路逐渐修通,总有一天,这种营生就不会存在喽。”苟绍礼说:“跑马帮又辛苦又危险,没有人愿意再干这个。我现在都65岁了,还能干几年。总有一天,马帮会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到那时,马帮将成为一个历史名词退居幕后,成为人们永远的记忆。”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