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电子图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红楼梦》的抄家清单为何如此寒酸?
作者:侯会    文章来源:sina    点击数:1640    更新时间:2010-11-29    
    ★★★ 【字体: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8b3740100ppvg.html?tj=1

    《红楼梦》第105回写贾府被抄,查抄的主要对象是宁国府(回目即为“锦衣军查抄宁国府”),不过荣国府这边也跟着“吃了瓜络儿”:贾赦及贾琏凤姐屋都遭到彻底查抄,但由于两位王爷的保护,贾母、贾政这边基本没动,

    抄罢,贾政被叫来核对清单,内容自然是荣国府这边的被抄物资。不嫌絮烦,抄在这里:

    赤金首饰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宝俱全。珍珠十三挂,淡金盘二件,金碗二对,金抢碗二个,金匙四十把,银大碗八十个,银盘二十个,三镶金象牙筋二把,镀金执壶四把,镀金折盂三对,茶托二件,银碟七十六件,银酒杯三十六个。黑狐皮十八张,青狐六张,貂皮三十六张,黄狐三十张,猞猁狲皮十二张,麻叶皮三张,洋灰皮六十张,灰狐腿皮四十张,酱色羊皮二十张,猢狸皮二张,黄狐腿二把,小白狐皮二十块,洋呢三十度,毕叽二十三度,姑绒十二度,香鼠筒子十件,豆鼠皮四方,天鹅绒一卷,梅鹿皮一方,云狐筒子二件,貉崽皮一卷,鸭皮七把,灰鼠一百六十张,獾子皮八张,虎皮六张,海豹三张,海龙十六张,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三张,元狐帽沿十副,倭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刀帽沿十二副,貂帽沿二副,小狐皮十六张,江貉皮二张,獭子皮二张,猫皮三十五张,倭股十二度,绸缎一百三十卷,纱绫一百八十卷,羽线绉三十二卷,氆氇三十卷,妆蟒缎八卷,葛布三捆,各色布三捆,各色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夹单纱绢衣三百四十件。玉玩三十二件,带头九副,铜锡等物五百余件,钟表十八件,朝珠九挂,各色妆蟒三十四件,上用蟒缎迎手靠背三分,宫妆衣裙八套,脂玉圈带一条,黄缎十二卷。潮银五千二百两,赤金五十两,钱七千吊。

除了单子上开列的物件,连同荣国府“赐第”(即房屋)、家具、“房地契纸、家人文书”(房契、地契及奴仆契约)也都造册封存。——贾政捏着一把汗:只要皇上一声令下,贾政一大家子很可能就会被扫地出门!更要命的是从贾琏凤姐屋里抄出一箱子“借票”来,那可是违法放高利贷的铁证!

这张长长的查抄清单,乍看起来很是吓人。可细一读,又觉得实在寒酸:贾家作为百年望族、皇亲国戚,难道只有这点子财产?就说只是贾赦的那一部分吧,但毕竟是位公爵之后、一等将军啊!

例如,清单里的“赤金首饰”只有百多件。贾赦及贾琏屋内的女眷、女仆少说也有二三十位,难道总共只有这百十件首饰不成?——小说《******》里的潘金莲是外省土财主西门庆的小妾,出门逛街,手上还戴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呢。

    再看看金器:“淡金盘二件,金碗二对,金抢碗二个”,另有几件镀金的执壶、折盂之类。“淡金”是一种成色较差的金,镀金的就更不值钱。堂堂公爵府,只有这么几件金器,怎能衬托出满堂生辉的贵族气派?《红楼梦》的抄家清单为何如此寒酸?

余下的各种皮革、绸缎、布匹,种类倒是不少,数量却都不多,东一卷,西一捆的,给人的印象,像是进了杂货铺、小仓房—— 一个因“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被革职查办的官员,只有这点儿财产,也着实可怜。

我读《红》至此,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张清单的作者大概并不熟悉贵族生活——众所周知,《红楼梦》前80回可以确定为曹雪芹手笔,后40回的作者至今存疑。胡适认为是高鹗所续,不过高鹗自己从未承认过。照高鹗、程伟元(他是120回《红楼梦》的策划出版者)的说法,后40回中80%的内容都有曹雪芹原稿作依据,他俩的工作只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而已。

由程、高整理的这个120回《红楼梦》,于乾隆五十六年第一次排印出版,第二年又出了一个修订本,为了区别,两个本子分别称“程甲本”和“程乙本”。——我在上面移录的抄家清单,便是程甲本中的。

大概连程、高也觉得这张清单有点寒酸,于是第二年刊出程乙本时,专门对这张清单做了增删改动,如在清单开头增加了一批贵重物件:佛祖像、观音像,寿星、八仙、如意等等,不是金的玉的,就是用贵重香木(如伽楠)雕刻的。此外还添加了一批名贵瓷器、玉缸、玛瑙盘、屏风摆件、名人字画等等,同时也删掉了一些过于琐碎的物事,例如“鸭皮七把”“猫皮三十五张”等等。这样一来,也便更符合一个贵族之家的财力了——不过跟我们所知的“史上最牛”的几位贪官相比,贾家还是差得远!

就说明代大贪官严嵩吧,他家的抄查清单由于内容太多,竟能装订成册,题为《天水冰山录》,含有“太阳一出冰山颓”的意思。内中记录的各种金锭、金条、金饼、金叶、金沙、碎金,便有一万三千余两,还不包括数量庞大的金器、首饰——相比之下,《红楼梦》中的“赤金五十两”、“淡金一百五十二两”,真是毛毛雨啦。

生活在雪芹之后的乾隆朝大贪官和珅就更不用说,他家共抄出“金元宝一千个,每个重一百两……银元宝一千个,每个重一百两”,又有“赤金”、“生沙金”计780万两!——我怀疑这里的数字被夸大了,因为即使缩小一百倍,贾家也难以望其项背!《红楼梦》的抄家清单为何如此寒酸?


这更坚定了我的最初判断:《红楼梦》这张抄家清单,很可能是一位“穷酸”书生拟写的,在他眼里,贾家这样一份财富,已经“阔到家”啦!

事实是否如此呢?——我们还是跟曹家做个比照吧。人人皆知《红楼梦》带有曹雪芹自传的性质,那么曹家被抄时的经济状况又如何?

曹家被抄的详细清单目前尚未发现,不过当頫被革抄家后,继任的江宁织造隋赫德曾向雍正皇帝报告了曹家的财产情况,这件奏摺保存在清宫档案中:

及奴才(这是隋赫德自称)到后,细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余则桌椅、床杌、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所欠曹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奴才即将欠户询问明白,皆承应偿还。(《江宁织造隋赫德奏细查曹房地产及家人情形折》)

这里反映的,便是曹家最后的经济窘况:房子、土地确实有一些,不过那时房价地价都不很高。按同期价格计算,上好的瓦房一间值银35两(约合人民币7000元),土地一亩值银一两(只合200余元),连房带地也不过价值两万两白银,约合400万元。然而作为不动产,也只能收些租金,贴补家用。

余下的则是些“桌椅、床杌、旧衣零星”之类——那么曹家三代四人做织造官,前后长达60年,曹寅还曾兼任两淮巡盐御史,难道混来混去,家中只剩下些桌椅板凳、零杂旧物了吗?这话有谁相信?雍正就曾怀疑頫暗中转移财产、应对查抄。

不过我们也注意到,曹家查抄时同时搜出“当票百余张”,可知这个贵族之家原有不少值钱的古董、瓷器、字画之类,不过此时早已陆续送进当铺了!

    不错,曹家世代在内务府当差,织造就是为宫中供应丝绸品的衙门。曹家同时还要应承皇上派下的许多任务,也负责转呈外国进奉的舶来品。这些差使的好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曹家吃的、穿的、用的,几乎跟皇上没什么差别;坏处则是很多差使要自己搭钱,如康熙多次南巡,曹家为了接驾,“银子花的淌海水似的”。

这么多银子从哪儿来?只能是挪用公款。曹寅就因亏空太多,受到康熙催逼警告,压力过大而一病身亡。曹寅死后,康熙开恩,将欠账抹平。可曹頫继任十年,新的亏空再度出现。《红楼梦》的抄家清单为何如此寒酸?

“屋漏偏逢连天雨”,雍正即位,待曹家十分苛刻。因进奉的绸缎出现落色、跳纱,曹连年被“罚俸”,几乎是“裸薪”做官。非但没有进项,他还要设法填补任内亏空,补交替皇上代卖人参的货款,又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曹頫的办法只有两条,一是靠典当;二是靠放债。隋赫德奏摺中提到頫有放债行为(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这跟《红楼梦》从凤姐屋里抄出一箱子“借票”,完全吻合。

也就是说,曹家即便被免于查抄,经济上也只剩下个空壳子。“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红楼梦》中的感慨,信非虚言!

頫被抄的罪名之一是“亏空”。抄家所得,大概勉强补齐了亏空;然而有一笔“三百零二两二钱银子”的罚款却始终未能缴上,曹頫也因此被枷号一年,每日要到北京崇文门带枷示众!

当年曹家显赫时,过手的银钱动辄几十上百万,区区300两何足挂齿?从《红楼梦》看,连贾府的一个丫鬟也还有三四百两私房钱呢(如晴雯),可见曹家此刻真的穷了!

这么一看,程甲本这张寒酸的查抄清单,没准倒是“内囊已尽上来”的曹家经济的真实写照。——回到开头的问题:这张查抄清单是续书人所拟,还是曹雪芹所拟?高鹗、程伟元说后40回的大部分内容都有雪芹残稿作依据,或者并非信口开河吧?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