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电子图书 >> 摄影技巧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当摄影遭遇并不美丽的人生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816    更新时间:2011-5-10    
    ★★★ 【字体:

当摄影遭遇并不美丽的人生

——以凯文·卡特为例

两年前,当我第一次看到那张题为《饥饿的女童》的摄影作品时,虽然没有太多地注意说明文字中的具体描述,但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伤感,于是便下意识地将图片保存在了文件夹中。瞬间的感动和点击之后,两年之间我并未再次刻意翻看。最近,当我无意中看到关于南非自由摄影记者凯文·卡特自杀的消息时,相关的搜索再次将这张照片带到我的眼前。依然是那片枯草寥落的荒原,依然是那个伏在地上艰难地喘息的瘦弱女童,依然是远处冷漠而贪婪的秃鹫,依然是那种倏然而至的莫名伤感……于是我闭目思忖,一张图片何以能够两次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瞬间吸引我的注意呢?这其中是否存在某种特定的缘由?

这一次我要认真品读。

细察之下,情境赫然,照片中的那段故事和照片后的那段人生也随之水落石出。原来,引我伤怀的不仅仅是镜头定格的那个瞬间,还包含了对于摄影艺术的两难境遇以及对于摄影家尴尬人生的直觉。

世事往往如此,未经细问处,很多事情总会多少显出些许臆想的温情,而这温情又往往成为深入了解的向导。最初看到这张图片,我凭借经验将其视作对“异生命间偶然发生的自然对抗”的记录,误以为当“秃鹫这种食腐动物冷漠地注视我们的同类”这样的镜头构成画面的主要内容时,作品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震撼力便水到渠成地应运而生。但是当我留意到摄影家凯文·卡特因为这张照片而获得1994年普利策新闻摄影奖中的“特写性新闻摄影”奖,却又在获奖3个月后自杀身亡等信息时,对我来说,这张图片的意义便因其附带信息的多重性而变得殊为复杂。

坦白讲,我对于坊间热议的“新闻记者的道德底线”等问题并无兴趣,而引我深思的是:现实地看,无论是这张图片的内容还是这张图片带给摄影家的命运,其实都是灾难。苏丹女童与秃鹫间短暂的生死临界和那瞬间按下的快门,不但给摄影家带来了不堪承受的生命焦虑,甚且最终导致了凯文·卡特的自杀。在这里,故事的主角虽然发生了变化,但问题的核心却始终徘徊在“生”与“死”这生命的两极之间。

“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这是凯文·卡特的生命遗言中的最后一句。读到这句话时,在感叹摄影家濒死时流露出的诗人气质之余,我也惊异于摄影艺术与生命之间的微妙关系。彼时,当这张呈现了生命的脆弱和残酷的图片公之于世时,它不但为苏丹女童博得了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同情,而且还为摄影家凯文·卡特带来了蜚声国际的专业声望。但同时,这张摄影作品也在不经意间将摄影家本人推向了苦难而坎坷的生命旅程,并最终招来了死亡的威胁和关于“道德底线”的不休争论。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摄影家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

事实上,凯文·卡特所遭受的道德非难与人格指责,也多肇因于此。作为一名摄影记者,他的职责本应是用相机记录那个扣人心弦的瞬间;而作为一个人,道义或许又提醒他应该伸出援手去救助女童。于是,当双重身份在那个瞬间叠加冲撞时,应该旁观地记录女童与秃鹫所呈现的生命瞬间?还是应该干预两者间“失衡”的生命状态?这个“瞬间选择”不仅直接构成了摄影家内心深处“社会职责”与“普遍人性”的尖锐矛盾,而且还最终通过“舆论争辩”的方式将凯文·卡特推上道德审判的法庭,于是卡特的生命轨迹也因此而变得曲折多支。由此我想,这张照片中定格的生命瞬间其实并不美丽,而照片背后摄影家的生命轨迹也同样并不轻松。那么当遭遇那些或许“并不美丽的人生”时,作为艺术的摄影到底应该如何对待?

一般来说,摄影的基本功能是记录,而摄影家与画家的一个重要不同在于,由于摄影的记录性特征,摄影家往往对镜头中呈现的画面天然地保持着“在场”身份。因此,特别是对于那些呈现灾难的画面,在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场景的记录总是与摄影家的在场经历相伴发生。于是,在灾难摄影中,摄影家总是难免“职责性记录”和“人道性援助”的两难选择。那么对于身处这种尴尬情境中的摄影家来说,对苦难的目击和记录是不是比施以援手更加重要呢?

20世纪的摄影史上,与“并不美丽的生命”相关作品俯拾即是,而在关于战争的灾难摄影中,摄影家总是更加鲜明地面临着“危机选择”的两难处境。1966年,日本摄影家在越南战场拍摄了题为《越南——战争中的逃避》的作品。画面中湍急的河水、神情慌乱并极力营救孩子的母亲、紧张恐怖的表情,在黑白相纸上直白地控诉着战争带来的灾难。在这张图片中,摄影家是旁观者、记录者而非实际的参与者。1969年,摄影家拉里·伯罗斯同样以越战为背景拍摄了题为《悲伤的寡妇》的摄影作品。在摄影家的镜头中,悲伤恸哭的越南妇女一手举着草帽一手抚摸着丈夫业已腐烂的尸体,在荒芜的沙地和空阔的天幕下哀号着战争给生活带来的深重苦难。这里,摄影家同样是旁观者、记录者而并未现实有效地对这个场景做些什么……

面对这些图片我不禁在想,自从摄影术出现以来,拍摄和记录人们的日常生活一直是它的主要功能,当摄影面对“美丽的人生”时它当然可以欢欣雀跃地记录那些场景,这本无可厚非。而当面对那些“并不美丽的人生”时,摄影到底能够做些什么?当摄影被升格为一种特定的艺术表现方式时,面对那些并不美丽的人生(比如战争中的人与生活),摄影又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呢?

 

越南——战争中的逃避

饥饿的女童

 

悲伤的寡妇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