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热点启示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中国式过马路 成都“最美”路口在哪?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995    更新时间:2012-10-29    
      ★★★ 【字体:

中国式过马路 成都“最美”路口在哪?

数字说话

  30分钟时间里,菊乐路路口共有298名行人过马路,闯红灯过马路的人 数 为 211人。平均每次红灯亮起,会有21个人闯红灯过马路。

10月28日,成都万年场路口众多路人闯红灯过街。

10月28日,成都万年场路口,哪怕有交警,路人也闯红灯过街。

  寻找启事

  在看过这么多闯红灯严重的路口后,我们不禁也想问:“在成都是否有某一个路口,每个人都遵守交通秩序,自觉按照红绿灯指示过马路?”

  这样的路口也许就在您的身边。如果您发现了这样的路口,请您拨打华西传媒呼叫中心电话96111,或者登录华西都市网(www. huaxi100.com)发布信息,也可以在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上留言。同时,您也可以对“中国式过马路”提出您的建议,参与讨论。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联系。

  “中国式过马路”,已经成为近期网上最热的话题之一。“中国式过马路”是行人素质问题还是交通设计问题,行人闯红灯到底该怎么罚?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成都市内多个路口进行了现场调查,在一环路菊乐路路口,30分钟内就有200多名行人闯红灯,占到了过马路人数的2/3以上。

  调查菊乐路路口298人里211人闯红灯

  一环路菊乐路路口,双向四车道,红绿灯运行正常,引导行人的红灯等待时间为130秒,绿灯通行时间60秒。

  昨天下午1点25分到1点55分的30分钟时间里,该路口共有298名行人过马路,闯红灯过马路的人数为211人。在30分钟时间里,这个路口的红灯会亮起10次,每次红灯亮起,平均会有21个人闯红灯过马路。

  记者观察发现,大多数闯红灯的行人,都是选择在红灯和绿灯转换的前几秒钟通过马路。往往是只要有一个人踏出了第一步,其他人就会跟着上去。“并没有看红灯,只是看到车停了,别人开始走了,我也只好跟着走了。”

  长顺街路口1小时内52人闯红灯

  盐市口附近的大业路—长顺大街路口,从下午1点30分到2点30分,1个小时时间内,闯红灯过马路的行人有52人,电瓶车有17辆。

  这里的交通协管员说,因为该路口靠近盐市口商业繁华区,周末和上下班高峰期,闯红灯过马路的行人和电瓶车最多,“如果有交警在,情况会好些,但交警一走,我们常常拦都拦不住。”

  万年场路口8名协管员也吼不住

  二环路万年场路口,是一个十字路口,记者于下午3点30分到达该路口,此时路口4条人行横道上有8名交通协管员在维持秩序,同时还有交警执勤。

  在下午3点30分到3点40分的10分钟时间里,因闯红灯被交警拦下警告的非机动车,就有3辆。因为闯红灯的人数太多,路口的8名交通协管员扯着嗓子喊,也很少有人听。观点

  成都一线交警:惩罚第一闯 执行有难度

  按照《道法》第89条的规定: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处罚的,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

  上周二,石家庄市推出新规治理“中国式过马路”,规定大路口群体闯红灯,处罚前三名。但昨日一名成都交管局的一线民警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这样的规定在实际操作起来有三大难题。

  首先,在行人集体闯红灯时,仅靠交警和交通协管员,很难阻挡住人流。其次,即使拦下其中一两个行人,行人可能根本不用理会转身跑开。再次,为了路口的交通安全,协管员和交警也不敢追上去强行阻拦。

  这名民警介绍说,很多闯红灯的行人抱定了法不责众的想法,对于骑车闯红灯的,交警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但是对于行人违法闯红灯,又拒绝接受处罚,逃离现场的,的确存在执法难度。声音心理专家:不认同“90秒极限说”

  在昨日的调查中,闯红灯的市民们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其类型大致有三个:1、跟着别人闯红灯;2、没有注意到红绿灯指示,只要车少就通过。3、赶时间,等待红绿灯时间太长。

  省医院心身医学中心主任周波表示,对于第三种赶时间的市民,同济大学的一个课题组也提出,中国行人忍耐红灯极限是90秒,等待时间太长也是闯红灯的原因之一。

  周波认为应该分两方面看,首先所谓的中国人忍耐红灯极限这个提法,只是一个小样本的调查数据,不能作为科学依据使用。另一方面城市和交通建设中,如果能更多地注重人性化,也能促进“中国式过马路问题”的解决。

  四川律师:可实行“递增式处罚”

  对于“中国式过马路”,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的王黎明律师也从法律的专业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王黎明提出,因为闯红灯的人较多,交警很难每个人都处罚。但是对于遭到处罚的行人,可以记录在案,输入专门的数据库,从立法角度建立递增的处罚机制,罚款的数额若更高,处罚的力度也更大,那么这名行人就不敢再闯红灯,对其他行人来说也是更大的警醒。

  协管员:

  曾被闯红灯的人扇耳光

  每天守在斑马线上,劝导行人和非机动车辆遵守交通秩序,对于“中国式过马路”,当了7年交通协管员的周霞感触颇深。周霞说,因为要经常提醒行人注意红灯,她和同事每天都是扯着嗓子喊,每到下班嗓子就发干发疼。“上一天班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嗓子痛,吃饭都困难。”

  周霞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委屈的是,她在劝行人不要闯红灯的时候,还会遭到辱骂甚至殴打。去年周霞一次制止行人闯红灯时,遭到对方破口大骂,对方随后还扇了她一耳光。当时周霞的眼镜都被扇到地上摔碎了。在周霞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名行人就转身闯红灯冲过了马路。(记者肖翔)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