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电子图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托尔斯泰为什么临死都不想见妻子一面?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224    更新时间:2012-10-28    
    ★★★ 【字体:

托尔斯泰为什么临死都不想见妻子一面?

婚姻不幸,竟自结婚那天便开始,“搏斗至死方休”。
[恨不得掐死对方的虐心战]算是我最不喜欢的婚姻类型之一。

其根本原因可以引用曹长青在《托尔斯泰的悲剧婚姻》里的一段话:
为什么写出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和《复活》等名著,在小说中对男女情感、婚姻家庭有深刻理解的大作家,却在自己的婚姻、情感生活中一败涂地?这个天才作家在面对爱,性,婚姻这些人类共同问题时,不仅和普通人一样困窘,同时他还集中体现了男人在对待妻子时的弱点;而他的妻子索妮娅,又是表现女人所有毛病的典型。这样的两个人,“移干柴近烈火”,就“无怪其燃”,在一生的相互肝火煎熬下,最后婚姻和爱都被烤干,同归于尽。
一,托尔斯泰和索妮娅之间存在巨大的沟通障碍
作为一个大文豪,你本来就不能要求你的老婆和你思想境界一样高,但托尔斯泰的毛病出在他觉得自己太牛B了,以至于根本不屑于和自己的妻子交流思想,特别是在中年后对新宗教产生的一系列信仰,如憎恶私有财产,同情基层农民,甚至要放弃自己的版税等等。但索妮娅觉得:你就是一个在作秀的communist。你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些,却在那里侃侃而谈。于是乎托尔斯泰就觉得,这女人根本无法与之沟通。

托尔斯泰的新思想,大部份是“社会主义式的”,连他本人都做不到。例如他主张像农民那样耕作、生活,但他却一直读书写作,至死过着贵族生活。他“畈依”后宣称要完全戒除淫欲,甚至连夫妻性生活也不例外,但是他却一再使妻子怀孕,生出了13个孩子。因此连托尔斯泰的哥哥谢尔盖也认为弟弟“虚伪,言行不一”。 但托尔斯泰却要求妻子必须接受他的思想,说“除非你靠近我所靠近的东西,这样我们才能相处。”于是夫妻俩由于思想差距进行了一场无休止的内战,使这位写出了《战争与和平》的文豪家里,只有“战争”,没有“和平”。那种天才型人物的居高临下和大男人主义的自我中心,使他从没有在精神层面平等地对待妻子。 因此索妮娅抱怨说,“他是那种以自己的创造力作为生活中心的天才之一……周围的世界不过是附属品。我的整个精神生活他毫无兴趣——因为他甚至从不屑于去理解它。”

二,托尔斯泰非常傲娇
其实托尔斯泰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和妻子沟通——“上帝有眼,我真的有试图和这女人谈话。”
但是托尔斯泰太傲娇了:有所反思和悔恨却从不付诸实际行动,而且像女人一样善妒。

托尔斯泰坦言,“我们像两个囚徒,被锁在一起彼此憎恨,破坏对方的生活却试图视而不见。我当时并不知道99%的夫妻都生活在和我一样的地狱里。”但是他忘记了,他在《战争与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中都是赞赏婚姻并对它充满乐观的。

对妻子缺乏体贴和温情的托尔斯泰,无意识地为夫妻的一次次争吵酝酿了岩浆。例如托尔斯泰喜欢散步,但他不愿陪伴妻子一起散步,和索妮娅聊天的机会也是凤毛麟角。寂寞的索妮娅有一度喜欢上了莫斯科音乐学院的院长,因为这位音乐家喜欢陪伴索妮娅,给她弹琴,跟她聊天。托尔斯泰自己不屑跟妻子谈话交流,但妻子和别的男人交谈他又愤怒、嫉妒。

虽然每次托尔斯泰生病索妮娅都是精心照料,有一次连续九个月护理在床边。但妻子得病,做丈夫的托尔斯泰却不屑于过问。一次索妮娅得子宫瘤在家中做手术,托尔斯泰竟愤怒医生的到来,不仅不守护在妻子身边,竟离家去了森林散步。 得知手术成功后,他“脸上的表情不是欢喜而是巨大的痛苦。”当他回到家里看到脱险的妻子时,他竟“愤慨”得说不出话来,随后长吁道,“老天啊!多可怕的事!一个人竟不能平平安安地等死!”

由于自己本身的傲娇,托尔斯泰是耻于承认自己的傲娇属性的。但除去他的大文豪身份,作为一个丈夫,就凭妻子生病时他的那番评论,简直就该拖出去浸猪笼。[喂,傲娇是一个褒义词好吗!]

三,托尔斯泰对女性怀有严重的歧视。
既然看不起女人,却又将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连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恶语相加。
托尔斯泰曾写道:“女人的本来面目是,她们是精神软弱的人,这不是残酷;对她们一视同仁才是残酷。我们的生活之所以荒诞皆因为女人做难。”

让我们看看托尔斯泰对女人又有怎样的高谈阔论。。

大女儿塔妮娅开始恋爱,使托尔斯泰非常不快。他给女儿的信说︰“我无法理解一个纯洁的姑娘怎么会想搅进这样一桩事(指结婚)。如果我是个姑娘,我无论如何不会结婚的。恋爱是一种既不高尚也不健康的情愫。”托尔斯泰认为女儿的恋爱行为是“不负责任的”;像“鬼迷心窍的人完全丧失理智。不是让自己和另一个人结合,而是把自己锁起来再把钥匙扔出窗外。” 当二女儿玛莎要出嫁时,托尔斯泰非常愤怒,他认为结婚是女人最没有出息的表现。他在日记中写道︰“玛莎结婚了,我为她感到惋惜,就像人们痛惜一匹纯种马被拉去驮水一样。”

曾和托尔斯泰相处过的高尔基回忆说,托尔斯泰“非常喜欢谈论女人,但总是带着俄国农民的粗野口气……他对女人的态度是一种顽固的敌意。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惩罚她们。……这是一个男人对没有得到他应有的幸福而进行的报复。”


托尔斯泰的小女儿萨莎相貌平平,一次托尔斯泰竟对她喊道︰“我的主啊!你真难看!”萨莎是父亲的崇拜者,只好回答︰“我不在乎。反正我不想嫁人。”

难道索妮娅一点儿毛病也没有吗?
当然不是,而且是大大的毛病——近乎变态的妒忌。
她妒忌一切和自己丈夫发生任何形式上的接触的雌性生物,有时候甚至包括雄性生物。。

托尔斯泰婚前曾经荒唐过,赌博,找妓女,还和自己庄园的一个女工生了一个私生子。但他在和索妮娅结婚前,把记载这些“荒唐”的日记给了未婚妻看,既表示真诚,也意味着从此与“过去”一刀两断。但当索妮娅知道了他曾和庄园女工相爱并生有一子以后,从此妒意大发。她在日记中写道︰“我真想烧了他的日记和他的过去。”连做梦她都想杀了“那个孩子”︰“我梦见了一个巨大的花园,……我抓起她的孩子,撕扯起来。我扯下了他的头颅和双腿——我像疯子一样。”

索妮娅甚至嫉妒自己最喜爱的妹妹,因为她曾和托尔斯泰一起到林子中打猎。她在日记中写道︰“他们两人单独去树林中打鸟,天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的妹妹爱的是托尔斯泰的哥哥谢尔盖。

即使托尔斯泰和他们庄园管理人的妻子谈几句话,她也烦恼。那位管理人的妻子是个知识女性,她和托尔斯泰谈政治、哲学和文学,很有共同语言。索妮娅愤怒地在日记中说︰“我诅咒她万劫不复。……看见她的美貌和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就愤怒,眼下我妒忌若狂。”

托尔斯泰晚年几乎不和任何女性来往,深居简出。但他和男人交往,索妮娅也嫉妒,甚至指责丈夫是同性恋。托尔斯泰和弟子切特科夫十分投机,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这一点又让索妮娅嫉妒得发狂。她在日记中写道︰“我十分妒忌列夫和切特科夫的亲密关系,这个刁钻、蛮横和冷酷的人使自己成了托尔斯泰最亲近的人。”

对于妻子这些神经质的嫉妒,托尔斯泰像很多面对这种女性的男人一样,采取了不予理睬的态度,这更刺激了索妮娅的敏感神经,她采取了传统的女人制服丈夫的方式︰一哭二闹三上吊,歇斯底里地发作。彻夜痛哭,不让丈夫睡觉;半夜出走,躺在寒冷的草地上不回家;学安娜.卡列尼娜那样去“卧轨”,模仿托尔斯泰另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去深山中冻死;有一次还躺在托尔斯泰要去切特科夫家的路桥底下,等待丈夫的马车把她轧死;托尔斯泰去莫斯科拜访切特科夫,晚回来一天,索妮娅就服毒,闹得全家鸡犬不宁。有时她还在卧室用玩具手枪射击,吓唬丈夫,她要开枪自杀……

哀大莫过心死。索妮娅在嫁给托尔斯泰仅仅俩礼拜之后在自己的日记里就这样写道:
"The whole of my husband's past is so ghastly that I don't think I shall ever be able to accept it."
(“吾夫之过去如此坑爹,下半生幸福恐毁矣。” 两个礼拜,什么概念?蜜月期还没过就不和了)

有人这样评价这一对[精神病夫妻]:
这是两个相爱又相互憎恨,不能分开又无法共处的一对伴侣的爱情故事;这是一场耗尽了他们的热情,也耗尽了他们身心的婚姻经历。但是,就像他们的大女儿塔妮娅所说,“这就是两个人共同生活的故事,有谁能说他们中哪一个是错的呢?”

托尔斯泰临死前,索妮娅已经变得不再以[善妒]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了。她想强调的是,即使我们闹到这般地步,我丈夫依然是爱我的,而我,依然是托尔斯泰的老婆,毋庸置疑。于是当他们的子女动了怜悯之心允许这个女人踏入托尔斯泰去世的木房里时,竟然发现他们的母亲带了记者随行:

在这样的时刻,她还念念不忘让公众看到“托尔斯泰的妻子”仍守候在丈夫身旁。对她来说,似乎做“托尔斯泰的妻子”比做“丈夫的妻子”更重要。她的这个举动使她失去了在丈夫活着时看他最后一眼的机会,因为子女们不仅拒绝任何记者拍照他们垂危的父亲,更对母亲的行为愤怒。

He thought too much.
She thought too much.
[即使爱没能杀了我,荒谬的想法也补上一刀.]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