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强国之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美军制订扼制中国军力新战法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101    更新时间:2012-10-30    
    ★★★ 【字体:

美军制订扼制中国军力新战法

海空军首先提出“空海战”

自从奥巴马政府公布其2012年的国防战略之后,外交政策专家们开始就这项战略的优点及其对美中关系的影响展开了公开辩论。然而,同样重要但却没有在媒体上展开如此积极讨论的是,美军的四个兵种为了应对这种战略重心转移而开始制订的一系列具体的作战计划。

在冷战中,遏制战略是一切战争策划的核心。美国陆军信奉的是一种名为“空地战”的理念,这一战略的目的是为了在欧洲遭到入侵时,利用地面部队打贴身近战,并利用空中力量攻击敌人后方,以此战胜苏联。

但现在却没有同样直接的战略指导美国对中国的方式,主要是因为中国这个崛起中的霸主的意图不像苏联那样明显。因此,美国政府的新国防指导原则只能是小心试探。这种指导原则既不把中国的崛起看作是一种地区威胁,但又确实对中国企图成为地区霸主的意图表示担忧。事实上,这种指导原则需要在事关中国的问题上拿捏好分寸,小心行事,需要采取双管齐下的方式,一方面鼓励与中国进行接触,另一方面也要拥有“军事能力和力量”。

美国国防部2009年开始对亚太地区的军事行动进行长期规划,并最终在2010年正式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提出了“空海战”这种新的整体规划概念。这个概念并没有点名提到中国,但是呼吁各兵种融合空中、海上、陆上、空间和网上能力,以应对美国及其国家利益所面临的新挑战。

这一新概念带来的结果就是,全部四个兵种都开始关注“反介入和区域拒止”(A2/AD)的挑战,官员们说,这种挑战是先进的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在全球范围扩散带来的后果。

五角大楼官员耐心地指出,这些武器可能在各种国家和非国家实体中扩散。然而,在一些幕后讨论中,官员们的关注点明显放在来自中国的威胁上,而且伊朗偶尔也会作为潜在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挑战被提及。

目标主要针对中国军力

那些担心中国崛起的人的主要顾虑就是,如果美国没有强大的威慑力,中国可能最终会认为其日益增强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可以阻止美国在其后院采取军事行动。在五角大楼外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眼中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中国可能会认为它有能力在太平洋地区重创美国的传统力量,让美国除了动用核武器外没有别的选择。

尽管中国的意图可能不甚明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其军事实力在扩大。据中国国防部说,过去十年中,中国国防工业申请的专利数量一直在以每年平均35%的速度增长。

中国还在继续犷大其海军的活动范围,研制远程反舰导弹和弹道导弹,例如“东风”-21D弹道导弹,还有“东海”-10远程巡航导弹,并改进了包括俄罗斯和中国的“红旗”-9等在内的弹道和防空导弹。9月25日,中国的首艘航母“辽宁”舰开始服役,进一步表明了中国打造深水海军的意图。

中国还公布了新一代隐形战斗机的设计。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制造的歼-31隐形战机,与美国的F-35和F-22设计相似,而且有双轮前起落架。

一些专家暗示,中国最近的军事行动是对美国的军事规划做出的反应,并说某些计划,例如“空海战”的概念激怒了中国。然而,另外一些专家则令人信服地辩称,中国自1995年以来一直把美国包含在其作战计划之中。

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桑德斯说:“中国的许多体系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对抗或者挫败我们,而且发生在美国空军和海军提出‘空海战’概念之前。”

后有“联合作战介入方案”

由于意识到中国密切关注着华盛顿的一举一动,五角大楼在制定亚太地区的战略概念时也像白宫那样采取了一种小心谨慎的方式。尽管在把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的时候军事能力似乎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潜在的政治和外交影响让这一任务变得更加复杂。

美国国防学院国家战略教授理查德-安德烈斯说:“如何塑造我们的军队和作战概念有可能极大影响将来我们与中国发生热战的可能性。”

他说:“如果我们实力太弱,那就是怂恿中国找我们摊牌。如果我们的力量态势要求我们攻击中国认为对其政权生存至关重要的目标,那我们就是在把战争升级到有限的、地区性的核战争。如果我们的战略的基础是很少的几项技术或者过少的军事基地,那会招致中国发动先发制人的行动。”

尽管利害攸关,但五角大楼还是提出了几项解决“反介入和区域拒止”威胁的计划。美国海军和美国空军的“空海战”计划是其中最引入注目的,但是自从这一概念2009年提出以来,还有其他几项计划也浮出水面。

涵盖所有计划的总规划被称为“联合作战介入方案”,这一概念试图从广义上说明各个兵种将如何协调行动,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挑战。

在美军“联合作战介入方案”(简称JOAC)的框架下,美国空军与海军拿出了“空海战”计划,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则推出“夺取并维持通路方案”(简称GM AC)。与此同时,海军陆战队与海军的“单一海战”计划同样涉及“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简称A2/AD)作战,同样属于“联合作战介入方案”框架下的构想。

陆地上夺取并维持通路

美国陆军与海军陆战队在2009年的年度例行“战士会议”上联手推出他们自己的计划———“夺取并维持通路方案”,其非正式名称为“地地战”计划。

空海战计划主要关注联合作战介入方案中的反介入内容,而夺取并维持通路方案则主攻区域拒止领域。所谓“区域拒止”研究的是,一旦美军进入战区,那么敌军可能通过何种方式从较近的距离阻止美军自由行动。

夺取并维持通路方案的设想是,美军虽然必须依靠空军和海军来战胜敌方的反介入举措,但是这样的做法或许不足以实现美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地面部队很可能被要求发挥某些作用———执行防空和反导任务,或者通过地面武装实现“强行介入”。

夺取并维持通路方案把地面部队在地面入侵行动中的用途分成两个方面。战斗初始阶段会用到某些小股进攻部队,比如从海面舰艇出动的海军陆战队空地特种部队、由飞机投放的陆军航空部队或是从中介基地出动的陆军空中进攻部队。在小股进攻部队到达后,大规模后续部队会在必要的情况下跟进。

单一海战加上离岸控制

为应对新出现的威胁,美国海军陆战队同样开始通过与海军的合作拿出属于自己的战略构想,即所谓的单一海战计划。这并不是一项正式的方针或者战略,与上文提到的两项计划也不存在关联。不过有海军陆战队军官表示,该计划确实处于联合作战介入方案的框架之下,主要关注的是海军陆战队与海军怎样才能通过合作共同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方面的挑战。

有海军陆战队军官在美国《小规模战争杂志》上撰文指出,单一海战计划是用来对付那些奉行越来越强大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战略的国家的一项“强有力反制措施”。这项计划尤其关注如何通过“沿海动作”来对抗“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方面的威胁,具体来说就是帮助海军陆战队与海军实现联合作战,使两军集结为更加庞大的海上力量。

托马斯·X·黑姆斯在美国国防大学刊物《战略论坛》上撰文抨击空海战计划,认为这一构想没能拿出一套应对中国的综合性战略。黑姆斯指出,空海战仅仅关注了武器系统的战术应用,而缺乏一套使冲突产生有利结果的“获胜理论”。

黑姆斯呼吁研究一套名为“离岸控制”的综合性战略来填补空海战留下的所谓空白。离岸控制战略的最终目标是“通过一场损耗有限的战争来实现僵持及停战,然后重新回到略有改变的现状”。

这一战略的假设是中国会引发冲突,而美国必须竭尽全力降低核态势升级的可能性。战略还假设财政紧张与核战争的风险使美国有必要采取“温和”的方针。

这一方针要求对中国实施“远距离封锁”。这种做法意在阻止中国使用“第一岛链”内的海域。封锁行动将使这条岛链的周边海域和空域得到保护,并且控制岛链外的空域和海域。不过,美军不会在中国空域内开展空中作战,以便“降低核态势升级的可能性,降低停战的难度”。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