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艺术空间 >> 影音|娱乐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为什么希区柯克喜欢在自己的电影里路过?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018    更新时间:2012-12-28    
    ★★★ 【字体:

为什么希区柯克喜欢在自己的电影里路过?

The Cameo:出現在你自己的電影中

「我像間諜一樣鉆進自己的電影里。導演應當知道鏡頭對面的人們是怎樣工作的。」——希區柯克

幾乎每一部斯皮爾伯格執導的電影里都有一顆標志性的流星,塔倫蒂諾則常常在自己的作品中放入虛構品牌的產品,但說到導演標記的文化起源,當屬希區柯克的 cameo,他是最早使用并且促使導演在作品中簽名的概念流行起來的人之一。

希區柯克從導演事業早期就開始出現在自己的作品中,最初是因為人群場面需要額外的群眾演員。漸漸地,他那輪廓出眾的側面在后來的幾乎每一部電影里都找到了巧妙的出場方式。不只是自畫像和滿足虛榮心的功能,這些 cameo 和他運用電影技巧的獨特風格緊密相關,既是細致的全盤宣傳工作中用以推廣品牌的手段,又是能在創作者和觀看者之間建立聯系的敘事手法。希區柯克憑藉他的 cameo 而成為虛實世界的信使。

1. 敘事線索太多了

「最早只是實用主義,我們得把屏幕填滿。后來它變成一種迷信,到最后只是拿它取笑。」

人群場面是希區柯克現身的最佳時機,若是片中沒有,他便另尋妙計,如 Lifeboat (1944) 中的報紙廣告。有心的觀眾在每一部希區柯克電影的人群場面里尋找導演的身影,頗有些《瓦爾多在哪里?》的味道。但也正如《瓦爾多》一般,人群在希區柯克的電影里遠不止是偶發聚集體,他們有著豐滿的漫畫式形象——各有各的有趣經歷。鏡頭若去端詳某個次要故事,定會拍出一部同樣好看的新作品。

主干故事和旁的故事同時進行,這時出現希區柯克的 cameo,前者從人群中脫穎而出,成功獲得觀眾的全部注意力。故事主線鬼鬼祟祟地躲在奇怪而惱人的角色背后,希區柯克就用這種方法給出提示。

2. 充當轉折點

希區柯克研究者 Micheal Walker 的一份報告指出大多數 cameo 出現在影片開頭的場景轉換過程中。希區柯克現身的時候,要么是人物改變所處地點,要么是即將發生關鍵事件。希區柯克的 cameo 相當於一個預告,提醒我們主人公就要迎來意義非凡的事件。這樣的 cameo 標志著敘事上的一個閾值,角色越過之后,事態就無法挽回了(Walker 2006)。

例如,Strangers on a Train (1951) 開場不久,Guy(Farley Granger 飾)走出火車,cameo 出現;Shadow of a Doubt (1943) 則是在 Uncle Charlie(Joseph Cotten 飾)坐火車去 Santa Rosa 的路上;Topaz (1969) 里的紐約拉瓜迪亞機場,亦是地理位置的過渡(Walker 2006)。

Strangers on a Train (1943)Shadow of a Doubt (1943)Topaz (1969)

3. 作為宣傳手段

現在的電影人能從希區柯克自我宣傳的方法中學得一二,后者在塑造懸疑大師(the Master of Suspense)的形象上面卓有成效。他從事業之初便開始精心打造自己的導演形象,甚至建立了一間宣傳公司,致力於讓他的名字見諸報章。早在 1927 年,他已擬好那幅著名的剪影——如今有很高的辨識度,撅著嘴巴,嘟嘟臉頰,黑色的蓬松頭發——出現在早期電影的開場字幕以及后來的電視劇集里。他的 cameo 正是這招牌圖案的延續,讓希區柯克的形象在觀眾的腦子里停留得久一點再久一點。

還有一種說法是,他引入 cameo 的意圖是給影評人制造話題(Kapsis 1992)。相當於在示意和允許影評人來談論這位明星導演,如此受到的關注通常比演員更多。未及 1938 年,他已是電影產業中最具辨識度的導演(Van Der Poll 2005)。

他為自己打造的品牌形象是一位快活的電影大師,像個小孩一樣,在銀幕后面悄悄地走來走去,制造一些取悅觀眾的惡作劇。電影學者 Thomas Leitch (2008) 說他是個「劇團經理,天真的倫敦胖子,還有恐怖歡樂屋的建筑師。」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在鏡頭前推介《希區柯克劇場》的希區柯克使他作為導演和匠人的公眾感知逐漸成形。每集電視劇的開頭都像是一個瘋狂科學家在實驗室里被抓個正著,準備著可能在下一集試用的玩笑。在那些 cameo 中,他作出一幅做錯事被發現的純真模樣。他故意露出正在進行日常任務的面目表情,也十分在意別人的觀看。當然,這只是在逗趣——好比是對忠實觀眾的一點頭,一眨眼。

4. 觀眾和希區柯克之間的紐帶

導演在整個片場中是唯一對觀看者在任何既定時刻之所感所想負責的人。作為故事和觀眾之間的信使,希區柯克常在 cameo 中用自嘲式的插科打諢喚起觀眾的共鳴,從而達到兩者的連接。Blackmail (1929) 中他在火車上被一個小孩不停騷擾,Torn Curtain (1966) 中另一個小孩把尿撒在他腿上,North By Northwest (1959) 中錯過了公車,Strangers on a Train (1951) 里則是艱難地把低音提琴放上火車。

Blackmail (1929)Torn Curtain (1966)North by Northwest (1959)

這些謙遜的幽默總是讓觀眾開心地「咯咯」一笑。他是我們的同伴。他站在我們這邊。他在銀幕那邊只是為了前排圍觀——和我們一起看電影。但是觀眾當然曉得這位無辜老頭其實是極愛惡作劇的人,正在準備著下一次的招數。

「我的意圖純粹是邪惡的。我發現讓人們焦慮的最佳方法就是調換(觀看與被觀看的?)位置。」

希區柯克的 cameo 讓觀眾察覺到講述者的存在,而銀幕上的一切似乎都是此人安排。不僅如此,Leitch 的看法是,希區柯克在觀看者和講述者之間設置了一個游戲(2008)。他扔球,你來接,自然又是無法接到的——這只是個扁平銀幕,你是高高興興地被人擺了一道,才會相信它的確存在。

希區柯克的手中握著原力,打磨、加工,最終給你一次興奮的恐怖屋之旅。他會騙你,嚇你,讓你差些從椅子上摔下來,但你會回來,求他給你更多。這種絕無僅有的觀眾意識成就了希區柯克,迄今無人能與之比肩。

順著引文找到了希區柯克自己寫的文章。

以下內容來自:Hitchcock on Hitchcock: Selected Writings and Interviews
------------------------------------------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