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电子图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飓风洪流》:作家于蛟预言的纸媒生态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038    更新时间:2013-6-3    
    ★★★ 【字体:

《飓风洪流》:作家于蛟预言的纸媒生态

 

——读《飓风洪流》有感

《飓风洪流》 于蛟 著 宁夏人民出版社

  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人曾普遍陷入迷茫,关于生命的存在与价值,他们百思不得其解。而今在中国,巴山作家于蛟以一部小说《飓风洪流》,再次引发人们对生命的思考。本部作品以纸质媒体的消亡切入,为世人呈现了一个大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性的较量,权力的搏弈,金钱的交易,美色的诱惑,不断冲击人们的大脑。然而,当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遭遇到突如其来的飓风洪流时,他们又将如何,又将被带去何方?

  美国著名新闻学者、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教授菲利普·迈耶在《正在消失的纸媒:在信息时代拯救记者》一书中说:“2044年,传统纸媒即将走向消亡,确切地说,是2044年10月,最后一位日报读者将结账走人。”这是一个关于纸媒生命终结的预言。此语一出,新闻界一片哗然。而随着新媒体的迅速崛起,这一预言似乎提前得到了应证,身边一些媒体朋友经常讨论,照新媒体的传播与冲击力度而算,估计今后五年之内,纸媒便会人间蒸发。

  小说《飓风洪流》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2044年秋,凰城新闻网记者肖华拜访了一位盲人,已经消亡了的《凰城都市报》总编岳之语。随着岳之语的讲述,我们结识了一个个风云一时的人物,副总编侯虎、开发区主任孟关云、宣传部长梁尚君、巨商田世林、影视明星梦星,以及一个个灰色人物,如江白莲、蒋童、曾飞等。在热闹繁华的都市大舞台,在经济迅速增长的泡沫中,他们与欲望一起翩翩起舞,舞出了各自辉煌与黯淡的人生。

  于蛟的笔触,将大众引入了一个非常熟悉而又极其陌生的纸媒视野。西汉时期,我国便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报纸,邸报。15世纪,德国开始出现印刷新闻纸,而“报纸”的英文单词Newspaper最早是在1655年,英国第一家报纸《牛津公报》上出现的。而今,已有千百年历史,一直承载着信息传播使命的报纸却正在等待着“2044”的到来。从纸媒本身而言,便也有着一个出生、成长、壮大、衰老,再到死亡的生命过程。而我们所处的,正是它从衰老到死亡这一历史阶段。生老病死的规律是恒定的,然而它的死亡何以会来得如此突然?

  小说中,跳槽到凰城新闻网的靳采给出了答案:“报纸新闻要经历采访、写稿、编辑、排版、印刷、发行一系列过程,前后至少需要一整天。而网络就不一样,只要到了现场,几秒钟就可以通过手机把消息、图片发出去。它的快捷性,报纸望尘莫及,再说,网络经营的手段更先进,成本低,收益更大,几乎没有地域性。”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传播领域大变革的到来,新媒体的迅猛扩张,就像是一场席卷而过的大飓风,就像是一场波涛滚滚的大洪流。传统纸媒虽然有着很长的历史源流,但无论是时效性,还是经济性,抑惑是可读性,在这样的飓风洪流中,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对此,这部小说可以说是一枚炸弹,更是一枚信号弹,给予人们更多的是警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小说中提及的纸质媒体,还是社会中的其他存在,都是围绕着一个实体而旋转的,那就是经济。于国家而言,有GDP;于个人而言,有年收入;于企业而言,有营业额;于报刊而言,有发行量。纸媒的运转,其实就是经济的运转。谁能够运转得更好,谁就更能抢占市场,谁就更有影响力,那么谁也就更能持续发展。

  这就涉及到竞争,纸质传媒的竞争,其实也就是商界的竞争。然而,很多竞争拼的并不仅仅是质量、服务,反而往往是不正当的。比如《凰城都市报》与《凰城晚报》之间,有价格上的战争,也有广告套餐优惠度上的角逐,然而真正决定胜负的,却是岳之语派人将“家装节”前的《凰城晚报》悉数收购,扔进垃圾堆里。

  而这只是都市闹剧中的冰山一角,报纸发行量有竞争,酒店、房地产有竞争,千百个岳之语与侯虎也有竞争。发展到最后,说白了就是政治上的较量,政治,就像空气一般,虽然总是在幕后,总是在暗箱中产生,但是渗透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暗箱中的一句话,到了外面便将是一场大运动,暗箱中的手指一动,在外面便往往又是一次天翻地覆。

  岳之语虽为报社总编,但仍不过是工薪一族,然而却因为表哥田世林的扶持,三番两次运作,便一跃成为都市新贵,而他的升职,正是因为金钱,因为与梁部长等人的裙带关系才得以实现的。孟关云的提升,也是这种交易的一个例证。他从最初的总编,升至宣传部副部长,再升任经济开发区主任,以及后来与高俊生等省政府干部打得火热,也无一不倚仗着这种裙带关系。

  田世林也是一个颇具神秘感且又有着无比深意的人物,他的家财岳之语几辈子也用不完,财大自然就气粗,对岳之语也好,对女朋友蔡尚也好,无不慷慨大方。然而这个官二代,昔日的煤老板,虽然富得流油,回到凰城后,却也不得不倚重岳之语,更不得不仰仗梁尚君。这样,拜干爹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有了这层关系,送礼便成了敬孝道,徇私枉法也就习以为常。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付出,却也不断获得回报,最后成为政协委员,财源又滚滚而来。

  当然,贿赂也并非只有金钱,对于蒋童这样的人而言,金钱是没有的,但是她却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当“干爹”梁尚君把玩她细皮嫩肉的手时,她想起了岳之语说过的一句话,心想:“女人的资本是什么?不就是身体么!这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本。”靠在了梁部长的身上,躺到了梁部长的床上。这一靠,这一躺,蒋总的腰杆更直了,加之还抱着情人岳之语的粗腿。于是,无论服气与否,她的话,报社的人也都只得听而从之。

  这一群人都是成功的,这个城市也是成功的,无论这种成功是从什么渠道而来的,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孟关云飞黄腾达的时候,一场暴风雨便突然来临了。拍照、登记、调查取证,代号“飓风一号”的全国清查行动,将孟关云、梁尚君一伙从天堂打入了地狱,岳之语也被逼着与江白莲假装离婚,而蒋童也不得不调离。侥幸的是这场风暴并未对田世林、岳之语等人造成致命打击,但他们也显然成了惊弓之鸟。

  不过,尽管田世林等人魔高一尺,却终究抵不过大自然的道高一丈。他们机关算尽,美丽的廊桥,恢弘的玉城楼盘,在突如其来的山洪面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只一瞬间,便被卷入了滚滚的洪流。这一刻,昔日的气派,眼前的繁华,炙手可热的权力,翻滚跳动的金钱,以及触手可及的美色,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什么也没有了。

  岳之语病了,双眼失明,然而却正是因此,他才开始将这个世界看清。很多人耳聪目明,在职场竞技中身手矫捷,但也不过只是一个被名利驱使的木偶。眼里黑了,但人们却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自己,思考这个社会,思考我们的生命。岳之语终于明白,人性其实也是有着罪恶的,在没有钱时,每天想的便是赚钱,有钱了,却与其他有钱人,有权人无异,吃、喝、嫖、毒,背叛家庭,乐在其中,而且比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作为一个作家,于蛟并没有评判这些现象的对与错。我认为,一个作家,他的职责与使命是反映或再现这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生活,揭示其中的规律,至于对与错,是与非,那是政治家和社会学家的事,作家要做的,就是为人们提供一面镜子,让人们自己去思考。于蛟做到了,他已经尽到了他的职责。或许,这部作品产生后的若干年,人们还是那样,还会为了权力与金钱无所不用其极,牺牲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身体,而且是主动牺牲,达到目的后又疯狂地自我弥补,找妓女,找情人,大肆挥霍,炫耀自己的地位与财富。然而,这又正是于蛟呈现出来的镜子:小说最后,一个女人来找瞎了眼的岳之语算命,这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

  她,又何尝不是下一个岳之语?眼睛虽然亮着,却看不清所处的世界,看不清自我,这又是一个迷茫的生命,围绕着她,又将有一场场闹剧产生。这就是人性,人性本来就是一个周而复始的生命。然而,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当下一场飓风,下一场洪流爆发之时,她将如何面对。在生产力大变革的飓风洪流中,在政治风暴中,在经济漩涡中,在百姓的切身利益面前,在大自然的灾难之下,无论是梁尚君,还是田世林,无论是岳之语,还是蒋童,无论他们曾经多么辉煌,多么翻云弄雨,此时都是那么无力,那么渺小与卑微。物极必反,一切都将重来,都将在自己掘出的坟墓面前轰然坍塌,统归于零后重新构建。(周浚安)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