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资源库 >> 海量资源 >> 电子图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多角度认识晚清权臣李鸿章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1541    更新时间:2013-11-5    
    ★★★ 【字体:

多角度认识晚清权臣李鸿章

原题:晚清权臣李鸿章病逝

2013年11月07日 00:00:00 作者:秦悦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争议最大的历史人物:有人说他是刽子手,靠绞杀太平军和捻军起家;他是一流的洋务人才,创办大批利于中国近代社会发展的新式企业;他是误国者,代表清政府签订许多丧权辱国的条约……

  晚清权臣李鸿章病逝

【中国新闻周刊网11月7日综合报道】历史上的今天,1901年11月7日,晚清重臣、“中兴元老”李鸿章,在北京病逝,享年78岁。

对他的评价十分复杂—— 他被称为“东方俾斯麦”,也被伊藤博文评价“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李鸿章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重量级的复杂人物。他不是一般的重臣,而是一个超级重臣。他靠绞杀太平军和捻军起家,是一个镇压农民革命的刽子手。他创办过一大批有利于中国近代社会发展的新式企业,是第一流的洋务人才。他代表清政府签订过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应承担重大责任,是一个误国者。”(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兼职教授、人民出版社编审 乔还田)

  李鸿章小传

  李鸿章于1823年2月15日出生在安徽庐州府合肥县磨店乡一个“耕读之家”,1847年中进士,初从师曾国藩,讲求经世之学。1853年回籍办团练,镇压太平军。

  1861年11月,奉曾国藩之命整顿团练,招募新兵编练淮军。1864年,率部克常州,赏骑都尉世职,再攻占太平天国首府南京,被封为一等肃毅伯爵,赏戴双眼花翎。

晚清权臣李鸿章病逝

  1865年,署两江总督。旋调集淮军6万人赴河南镇压捻军,接替曾国藩为“剿捻钦差大臣”。1867年授湖文总督,赏加一等骑都尉世职。

  1868年加太子太保衔。旋任湖广总督、协办大学士。1870年,兼署湖北巡抚,继曾国藩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掌管清外交、军事、经济大权,成为洋务派首领。1873年后,授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

  李鸿章多次代表清廷办理对外交涉,签订了中英《烟台条约》、《中法新法》、《马关条约》、《中俄密约》及《辛丑条约》。

  对他的去世,慈禧“震悼迭次”,清廷特旨予谥文忠,追赠太傅,晋封一等侯爵,入祀贤良祠,原籍及“立功”省建立专祠,并将生平战功政绩,宣付国史馆立传,伊子李经述承袭一等侯爵。

  外交上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李鸿章在外交上第一次扮演不光彩的角色是1876年。8月21日,他作为清政府的首席代表自天津来到烟台,与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开始了因马嘉理案引发的中英交涉。此前,威妥玛曾以撤使、绝交、用兵相威胁。为了进一步施压,英国军舰开进了烟台。其时,醇亲王奕譞主张与英国人决裂开战。

李鸿章则认为大清国不能在外交上走老路,即事端一出,动辄开战,战则必败,败则议和,和则割地赔款。正是基于这种思路,作为全权代表的他,满足了英方提出的赔款、道歉、允许开放口岸等要求,于9月13日在《烟台条约》上签了字。尽管李鸿章辩称经他“妥为商议”的条约,从此可以“驾驭”外人,“二十年内或不至生事耳”,但他还是招来了卖国的骂名。所谓“二十年内或不至生事耳”,更是痴人说梦,因为《烟台条约》签订不到10年,李鸿章又卷进了中法和战的旋涡。

  签订丧权辱国条约的误国者

  1894年爆发的中日甲午之战使李鸿章受到了连续性的打击。李鸿章作为清政府的全权代表于1895年4月17日在《马关条约》上签了字。打这之后,中华民族进一步堕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尽管李鸿章在日本谈判期间曾被一名刺客击中,子弹仍留在左眼下的骨头缝里,但国人没有同情这个差点丧命的外交官。他于1895年4月20日回国后,迎来的是一片痛骂声:朝廷斥责他办事不力,官员说他丧权辱国,民间暗示他拿了日本人的银子,更有人公开声言要杀掉他以雪“心头奇耻大辱”。由于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抗议和反对,李鸿章迅速从仕途的顶峰跌落下来,先后失去了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的宝座,只得闲居在北京东安门外的贤良寺内。

  1895年6月3日,李鸿章以“钦差头等大臣”的头衔赴俄签订《中俄密约》。这一条约的签订,使沙皇俄国不仅骗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过境铁路的特权,并为日后侵入中国打开了方便之门。据说,李鸿章情愿在“密约”上画押,与其接受重金贿赂有关。时任外交部副司长的沃尔夫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李鸿章带着这个签了字的条约和袋子里的200万卢布返回北京。在东方,良心是有它的价钱的。”不过,当事人维特从未提到过李鸿章行贿之事。

  1900年盛夏,大清帝国又到了毁灭的边缘。8月15日,八国联军攻陷了北京,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和部分大臣逃往西安。此刻,李鸿章再度成为“惟一必须起用的人”。1901年1月15日,李鸿章和庆亲王代表大清国在《议和大纲》上签字。其中有一款规定:大清国赔款4亿5千万两白银,分39年还清,年息4厘。列强们说:4亿5千万中国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9月7日,李鸿章按照朝廷“应准照办”的指令,又与11国签订了屈辱的《辛丑条约》。这是加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又一副沉重的枷锁。它使中国的主权丧失殆尽,中国完全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李鸿章是在签完《辛丑条约》整整两个月后的那一天离开人世的。据在场的人说,他临终时“两目炯炯不瞑”。李鸿章在弥留之际为什么忧思惶恐,不能安详地离去呢?念危局固然不假,但顾忌身后挨骂更让他难以“庶无遗憾”地合上眼睛。因为他最后完成的一项使命是把国家的财富和主权交给了洋人。

  不可否认,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外国列强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民族灾难。但如若对当时的实际情形做些具体的考察,就会得知责任并不在李鸿章一人。李鸿章是战败国的使臣,战败国在战场上失去的东西,是很难在谈判桌上挽回的。李鸿章在谈判中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尽管他使尽浑身解数,还是饱尝了屈辱的苦涩。显而易见,在敌人炮口下的“议和”,清政府无论派谁为“议和”代表,都不可能改变战败受辱的地位。

晚清权臣李鸿章病逝

李鸿章与俾斯麦

为何被称为“东方俾斯麦”?

  俾斯麦,1815年出生于普鲁士,是德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1862年至1890年期间一直担任首相,在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的支持下,俾斯麦大力推行他的“铁血政策”,经过发动与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等的一系列战争,1870年,最终实现了德意志的统一,使得德国一跃成为与英国、沙俄并列的世界强国。

  在这一过程中,“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名号享誉欧洲大陆。但是到了1890年,因与新德皇威廉二世政见不一致,产生严重意见冲突,俾斯麦被迫辞去了职务,赋闲在汉堡宅第,养花种草,颐养天年。

  李鸿章的经历虽比不上俾斯麦那样传奇,但也有相似之处,他早年镇压了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后当上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文华殿大学士,出将入相,在职务上应该说与俾斯麦相当了。只不过前两年在中日甲午海战中折戟沉沙,丢尽了颜面。

  李鸿章之所以被称为“东方伸斯麦”,这有一段来历。那是当年他在筹建北洋水师的时候,有一次德国海军大臣柯纳德到天津拜见李鸿章,告诉他:“中堂大人,我这次乘坐的军舰,是世界一流的军舰,技术装备最为先进,欢迎您有时间过去参观。”李鸿章对武器船舰是最感兴趣的,他满口答应,约好日期前去观看。

  不巧的是,正好那一天刮风下雨不利于出海,李鸿章冒着风雨来到大沽口,但是德国军舰离港口还有几十海里,他们的船只在风浪中很难前行,这时柯纳德派了一只小艇前来联络,并带来口信:“今天风雨太大,在海中行船会有危险,您这么大年纪,就不必冒此危险了,可以改日再来参观。”

  随行人员也纷纷劝阻,但李鸿章参观心切,加上不想让洋人看不起,毅然带着翻译下了自己的船,登上小艇就去了。柯纳德见到李鸿章的到来很诧异,他很感慨地说道:中堂大人真是守约之人啊,这么大的风雨都如期前来,这样坚毅的性格,真像我们的首相俾斯麦。”从此之后,柯纳德逢人便说李鸿章是东方俾斯麦,“东方俾斯麦”的名号就从中国和德国传播开来。

  在公务之余,李鸿章想起了要拜见一下那位神交已久的“铁血宰相”俾斯麦。

  听说“东方俾斯麦”李鸿章要来汉堡,当地百姓奔走相告,纷纷走到道路两旁驻足相望,期盼能亲眼目睹这位东方大国的传奇宰相,汉堡官商还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准备款待李鸿章一行。俾斯麦自然也十分高兴,他戴上威廉一世赐给他的冠冕,佩上十字勋章,穿上盛装,以最高规格的礼仪准备迎接李鸿章的到来。

  李鸿章和俾斯麦二人相谈甚欢。在双方交谈之中,李鸿章说起自己被称为“东方的俾斯麦”。俾斯麦随即笑着说:可是我没有希望成为“西方的李鸿章”啊!

  如何评价李鸿章?

  身处这样的大变局,李鸿章出现在中国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最关键的节点上,试图凭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这份担当,也是“三千年未有”。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打破传统价值观、促使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先驱。与中国人自己的唾骂相比,美国前总统克利夫兰对他的评价绝对“另类”:“李鸿章不仅是中国在当代所孕育的最伟大的人物,而且综合各方面的才能来说,他是全世界在上世纪中最独特的人物。

以文人来说,他是卓越的;以军人来说,他在重要的战役中为国家作了有价值的服务;以从政30年的政治家来说,他为这个地球上最古老、人口最繁盛的国家的人民提供了公认的优良设施;以一位外交官来说,他的成就使他成为外交史上名列前茅的人。”

  李鸿章为后人诟病的原因之一,是他领导的洋务运动只重器物,不重制度。实际上,兴办工厂、创建海军、培养人才,在当时已经算是离经叛道了。当洋人决计在大清的国土上开设电报业务的时候,朝野上下无不惊慌失措,认为“电报之设,深入地下,横冲直撞,四通八达,地脉既绝”。而李鸿章,则迅速抛弃了传统的风水观,支持在大沽口至天津之间开通了第一条电报电缆线。

早在1864年,李鸿章就写道:“今昔情势不同,岂可狃于祖宗之法!必须尽裁疲弱,厚给粮饷,废弃弓箭,专精火器,革去分汛,化散为整,选用能将,勤操苦练,然后绿营可恃……”对于这个暮气十足的帝国来说,丝毫的改变都如蚍蜉撼树,何况李鸿章如此大踏步地学习西方运动?

大清国不是小日本,在当时像日本明治维新那样“全盘西化”,是根本不现实的,只能进行体制内的改革,循序渐进,摸着石头过河。否则,再宏伟的改革蓝图,都会半途夭折。这一点,已经在后来的戊戌变法中得到充分的证明。我们不能以“马后炮”的英明来要求彼时彼刻的李鸿章。何况,器物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无一不是观念的载体。正是由于他倡导的物质革命,导致了科举的终结、新式教育的兴起。(2013年05月21日,《中国青年报》)

  (综合人民网、中国青年报、《1894,悲情李鸿章》等报道、资料)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