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科研|文化 >> 教育探索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最“好”学校招最“差”学生如何
作者:www    文章来源:www    点击数:3039    更新时间:2016-5-13    
    ★★★ 【字体:

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最“好”学校招最“差”学生如何

原题:中国教育报刊文:能教好最难教学生的更是好老师、好学校

  

广东省深圳市,一名高三学生静坐在由复习资料砌成的“书墙”前翻阅高考模拟试卷。 视觉中国 资料

 

  在今年4月21日《中国教育报》评论版,李镇西老师发表《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一文,提出“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的学生”的疑问,引发了教育界人士的踊跃讨论。

  李镇西老师的发问,或许真的难解甚或无解,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但却问得非同凡响,因为问到了中国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的症结点上。因此,这一问,将会引发人们久久思考,从“另一个角度”去求解。

  “另一个角度”指什么?我以为主要是基础教育“供给侧”改革。何以如此说?我相信,李镇西老师所问的本意绝不在问题本身,不会是一定要最好的学校不招最好的学生,不会是单指招生制度本身,而是指向如何实现基础教育均衡发展。作为语文名师,他是用了“比兴”手法,凸显“问”的力量。有鉴于此,我们不必就问题回答问题,应该思考从“另一个角度”去破解,我以为首要的一步就是思考如何进行基础教育“供给侧”改革。这问题有点大,作为普通人的我回答不了。我只想顺着李镇西所问也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收治最难治病人的医院是名医院,而招收最难教学生的学校就不是名学校?”我估计人们的答案会是一致的:“招收最难教学生的学校都是一般中学,还有不少是薄弱学校、民办学校,这些学校办学条件不好,教师水平不高,“问题学生”多,“学困生”更多,升学率嘛,那是麻绳拴豆腐——提不起来,谁都是没办法才上这样的学校,哪里还称得上什么名校啊?一个能把人噎住的逻辑由此产生:你只能教最难教的学生,你就是最差的学校。

  或者,有识之士不妨做一个实验:在一个地区,招收本地区最低分数线的学生到本地区最好中学里编一个班,再招收达到本地区重点中学分数线的学生到一般中学里设立一个班。然后看看各自怎么教、教的效果如何,或许能够得出一些引发思考的结论。说说而已,谁会去自讨麻烦?不管怎样,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一所非重点学校所面临的困难真的是多得多,所承担的责任真的是沉得多;而这样的学校的老师对最难教的学生所付出的心血真的是多得多,所经历的困惑与苦恼真的是重得多。然而,这样的学校和教师所能得到的社会地位和价值认可度却很低,所能得到的待遇则只有用教育的良知去估价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样的学校和教师把最难教的学生教成了有用的人才,把教育上的一副副最难挑的重担扛了过来,也从另一个角度为重点学校创造了集中精力培养最好教的学生的良好条件(甚至可以说,最好学校的荣誉有学校自身的一半,还有非重点学校的一半)。这就是招收最难教学生的学校与老师的价值所在,也是尊严所在。在这样的学校中,难道就不能有一批学校得以“名校”定位?就不能有一批教师得以“名师”定位?

  政府应该有这样的理念和价值取向,要重视一般中学,重视薄弱学校和民办学校,要青睐这些学校的老师;当然,一般中学、薄弱学校、民办学校的校长和教师应该有这样的坚定信念:立志在教育均衡发展中“打出一片天”。可以直言不讳地说:综观中外教育家,除了理论型的教育家之外,大凡实践型的教育家大都出在所谓的“差”学校、“差”生中间。陶行知和苏霍姆林斯基都是在乡村学校造就出来的。有什么理由要去打“生源”战?又有什么理由单单用“升学率”去衡量和对待学校和老师?这明明白白的“不公正”大行其道,何谈教育均衡?

  “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问得不错,但也难解,因为求解过程会是一种艰难复杂的社会变革过程。其间,有伦理价值、招生制度、经济实力、社会进程、利益分配等种种因素的交集。尽管“供给侧”的经济“杠杆”的调整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任何单一的“杠杆”都是难以撬得动的,须得方方面面一起划桨才有可能到达优质均衡发展的彼岸。

  我要说:能教好最难教的学生的老师是更好的老师;能把一批“问题生”“学困生”“苦恼生”培养成有用人才的一般中学更是好学校。

  (作者王仁甫系上海教科院特聘驻深圳市沪教院福田实验学校科研顾问,原文标题为《教“最难教”学生也是挑教育重担》)

=========================================

前不久,语文特级教师李镇西的一篇名为《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的文章引发了大量讨论。


“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对于李镇西的这个提问,不同的人有不同观点。有赞同者为此点赞支持,认为破解这一难题对促进我国教育公平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有反对者认为:高等教育向社会输出的应是具有领导力的精英人才,好学生用好的教育资源才可以培养出精英,好学校收坏学生是某种程度上的资源浪费;更有甚者,如网友“南关”,认为这个问题本身是个伪命题。


对于这一问题,您有什么看法呢?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李镇西的文章,看看他在文中提出来怎样的观点。

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


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谁能回答我?谁又能破解这个难题?而破解这个难题,也许是中国基础教育走向优质均衡发展的希望所在。


(一)

如果我问:“为什么最好的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估计人们的答案是一致的:“一流的医院条件最优越,设备最先进,医术最高明,所以谁家有了危重病人或绝症患者,首先想到的当然就是那些响当当的著名医院著名医生啦!”


的确,每个地区“最牛”的医院收治的都是其他医院难以治好的病人。老百姓看中的是这些医院里的名医,而所有名医之所以是“名医”,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治最难治的病人。这是所有名医的价值和尊严所在。


那么教育呢?众所周知,至少就中学而言,全国所有高升学率的名校,无一例外的又是当地高密集高垄断的“优质生源”学校。这种现象其实我们早就习以为常了;但和医院一比,我们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难道名校和名教师的价值和尊严就是靠教“好教”的学生体现出来的吗?


医疗和教育当然有各自的特点,但就从业者的专业含量与职业尊严来说,应该有相通之处,那就是面对的职业对象(病人或学生)越难(难治或难教),对从业者(医生或教师)的专业水平要求就越高。但我们看到的却是,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几乎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二)

什么叫“好教”?我们似乎还先得界定一下“优秀生”的含义。简单地说,所谓“优秀生”是指品学兼优的学生。但“品”太抽象,无法量化,因此通常人们说的“优秀生”往往指的是能够用分数衡量的“尖子生”。这类学生不但考试成绩优异,而且往往天资聪颖。从升学的角度讲,比起成绩平平甚至学习困难的学生,他们更容易在中考高考中成绩优异名列前茅,当然更“好教”。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名校招收的“尖子生”其实并不好教。正因为这些学生成绩优异,天资聪颖,所以对教师的素质要求更高,更富挑战性,所谓“高智商的学生需要高智商的教师”,因此“优秀教师”教“优秀学生”是理所当然的,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这个观点貌似合理,隐含着的潜台词却是,对天资平平的孩子和“后进生”的“提升”要容易得多,对教师的要求也不那么高,所以对一般学生来说,没必要配备那么优秀的教师,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就亲耳听一个名校校长对一普通学校的青年教师说:“你这么优秀,却在那样的学校守着那样的学生,说轻些是‘浪费人才’,说重些是‘糟蹋人才’。”


名优教师教“尖子生”的价值当然不可否认。如果对名校的评价标准不是简单地看其绝对的升学率和升学人数,而是看其学生的“增值幅度”,那么我们的确还不能简单地说“优秀学生”就更“好教”,因为“尖子生”已经很出众,教师的主要任务不是让其学好,而是让其好上加好,出类拔萃。学生学习基础越好,学习能力越强,学习天赋越高,“提升空间”也就越来越有限,教师让学生在其原有基础上“增值”就更加困难。从这个意义上说,优秀的学生的确有其“难教”之处。


但目前中国对基础教育学校的评价标准,事实上大体还是以分数论英雄,以升学论成败。拿这个标准衡量,“难教”的绝对是“后进生”,而不是“优秀生”。以高考为例,在普通学校甚至薄弱学校,高一新生都是被各级名校一遍遍“淘汰”剩下的,这样的学校三年后哪怕有一个学生考上大学都非常困难,如果考上了应该是“意外”或者说“奇迹”;而那些在招生中“掐尖”甚至是用“收割机”大面积收割最拔尖学生的名校,三年后学生“成建制”地考上清华北大,实在是理所当然。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一所“高考辉煌”的名校说过他们之所以“辉煌”,是因为生源好。

(三)

我曾经在一流的重点中学教过书,也在普通中学教过书;我曾经教过生源最好的班——学校为升学竞争而办的重点班(当然,名字不叫“重点班”而叫“实验班”),也曾经带生源一般的普通班,还带过集中了许多“差生”的“后进班”。如果以升学率的标准来看,教普通班和“后进班”显然比教“实验班”不知要吃力多少倍——前者往往事半功倍,而后者往往“事倍”还未必“功半”。因此,普通学生和“后进生”远远比优秀生更考验教师的综合素质。


有人可能会以“因材施教”来肯定“好学校招好学生”的正当性。可我要说,如果是大学这样做有其合理性,因为高等教育正是根据学生不同的知识基础、学习能力和天赋资质施以不同的专门教育,以培养出专门的人才,所以大学分为“一本”“二本”还有专科等等,这无可厚非。但我们这里讨论的是基础教育。


什么叫“基础教育”?就是对所有适龄孩子进行“基础知识”的教育,其基本属性是公平与均衡。所谓“因材施教”的原则,在基础教育阶段应该体现在教师对同一学校同一班级不同特点的学生采取不同的教育教学方法。换句话说,“因材施教”四个字是教师的教学智慧和教育艺术,而不是“招生政策”——在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就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以“优胜劣汰”的原则将学生“分流”到普通学校、重点学校、一流名校等拥有不同教育资源的学校。如果说靠市场生存的私立中小学抢招优质生源情有可原的话,那么用公民纳税的钱所办的公办中小学也这样做,实在是说不过去。凭什么要把本来属于全民的公共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让少数“优生”享受呢?这哪里是什么“因材施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教育不公!


是的,如此“因材施教”已经严重远离教育公正,使名校和普通学校、薄弱学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悬殊。因为有了大量的名师优师,又招收了大量“优质生源”,学校在升学率上自然每年都“再创新高”,这样的学校的教师也自然凭着“突出的教学成果”有更多的评上名优教师的机会,于是这样的学校又吸引了更多的名师优师和“优质生源”;而普通学校特别是薄弱学校,则留不住优秀教师,“优质生源”也往往流失,学校的升学率自然难以与那些名校相比,于是,想调离的教师越来越多,愿意在这样学校就读的优秀学生越来越少……这是一种恶性循环,而且这种恶性循环还在继续。更可怕的是,在某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事实上是在默认甚至纵容这种恶性循环!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地方都出台了许多遏制“择校生”的文件和相关措施,但实际上“择校生”现象依然存在甚至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

(四)

教育的良知告诉我们,所有孩子都需要优秀教师,“后进生”更需要优秀教师。只有能提升普通学生和后进生的教师才是真正的优秀教师。如果一个教师只能教优秀学生,他不是真正的优秀教师。


我愿意重复一遍我的疑问:“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谁能回答我?谁又能破解这个难题?


而破解这个难题,也许是中国基础教育走向优质均衡发展的希望所在。(作者:李镇西,系四川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5月5日,中国教育报刊发了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校长姚跃林的文章。假如最“好”学校招最“差”学生会怎么样?让我们看看姚跃林有什么观点。


假如最“好”学校招最“差”学生


在今年4月21日《中国教育报》评论版,李镇西老师发表《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一文,提出“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的学生”的疑问。他认为,“破解这个难题,也许是中国基础教育走向优质均衡发展的希望所在”。笔者认为,在高中阶段,适度分流、分层也许正是实现优质均衡的重要举措。换言之,如果将学生按学业成绩均分成若干组,等分到各校,非但达不到优质均衡的目的,反而会增加学生压力,降低学习效率,引发更加激烈而无序的竞争,最终强化应试教育。这里,我们不妨作个推想:假如最“好”的学校招最“差”的学生,情况会如何?

为了便于讨论问题,我们暂且顺着李老师文章的思路,将“好”学校定义为升学率高的学校,“差”学生定义为学业成绩不好的学生。


如果让最“好”的学校招最“差”的学生,碰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学校无法招生。初中生升学面临的第一个选择,是上普通高中还是职业高中。如果不用择优而用择差的办法,谁能告诉我怎么招生?同理,不同高中招生也存在同样的问题。第二,即便用就近入学的方式摇号或抽签招生,谁又能保证生源质量是均衡的?即使将生源按成绩打乱均分到各校,谁能保证不引发更多、更复杂的问题?进一步追问,这样做的深层原因难道不是升学主义作祟?如果我们坦然面对升学率,何须这样折腾?第三,如果学校之间不存在差异,即实现了所谓的“教育均衡”,那么学生也就失去了选择权,接下来势必遭遇更加激烈的竞争,甚至连淡定的理由都找不到。第四,必须承认,初中毕业生的学业基础已存在较大差距。在高校招生仍然以文化课学业成绩择优的情况下,高中有效组织教学将面临很多困难。压力往往来自身边。因此,可以想见,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压力会更大。


什么是优质均衡?显然不能用高考升学率来衡量。优质均衡应立足于提升教育服务品质和更高层次的公平,绝不是追求所有普通高中拥有大体相同的升学率。为什么要提倡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目的是为不同类型的学生提供更加合适的教育,为不同类型的高校提供合适的生源。因此,优质均衡并非将所有的学校都办成一个样子。将升学率高的学校视同“好”学校,是我们在认识和评价上出了问题,并不意味着现有的招生方式存在多么严重的偏差。需要迫切改变的是全社会的人才观、质量观,而非择优的招生方法。

当然,肯定择优的方式并不表明现有招生方法没有瑕疵。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唯学业成绩”。看上去公平其实未必公平,看上去自主其实未必自主,看上去合适其实未必合适。要将个人职业兴趣、学业水平、综合素质、升学成绩等结合起来作为高中录取的依据,但这种改革必须建立在高校招生同步且有效的改革基础之上。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不能用文化课学业成绩作为选拔人才的唯一标准,但也不能全面否定其科学性。学校教育的主渠道是课堂和知识传授,所以不谈学业成绩的学校教育是不存在的。读书的态度往往也是做事的态度。这也正是我们将复杂的招生简化为按升学考试成绩招生而不会出现特别大的偏差的深层原因。考试招生是一门科学,任何理想主义都要经受科学的检验。


最后要肯定的是,李老师提出的问题非常有价值,这一追问对办好各类学校亦很有价值。但拿学校比医院,拿教育比医疗,拿学生比病人,看似合理,实可商榷。医生治病,主要是技术问题;教师育人,是复杂的综合问题。重病患者选择好医院与“好”学生选择“好”学校都是一种自然选择。好学校招“好”学生恰似好医院治疗疑难杂症,正是着眼于技术层面的知识传授,但并不意味着知识传授之外学校就万事大吉。不同类型的学校,其核心任务不会有根本不同,因此其核心价值也不会有本质区别。学校不是擂台,没有必要通过升学率的高低来决出胜负以彰显英雄主义,而应通过改革评价方式,从教育服务品质和服务供给侧来全面评价学校和教师,使教育回归其本质属性,使所有的学校都有存在的价值。(作者姚跃林,系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校长)

小编以为,真理越辩越明,道理越讲越清。对于复杂的教育现象或教育问题,我们需要深入讨论,但是目的不在一争高下,而是透过问题找到症结和方向。

在此,小编欢迎您跟我们一起讨论这一问题,共同推动中国教育发展。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

手机阅读请添加微信公众号:scdczx

欢迎关注,分享感动,获取养分,传递正能量!

分享给父母,献一份亲情与关爱;

分享给孩子,送一份成长的礼物;

分享给朋友,存一份真诚的友情;

收藏给自己,留一份生命的品位……

微信公众号添加关注,搜索关键词:scdczx、达县三中、达川中学

达县三中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川中微信公众号
======================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