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川中动态 >> 分类信息 >> 家庭教育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张琪:红楼家教晬语4——说偏心
作者:张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48    更新时间:2017-2-12    
    ★★★ 【字体: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张琪:红楼家教晬语4——说偏心

《红楼家教晬语——说偏心》
 第四章  说偏心:手背手心都是肉

    诗云:手背手心都是肉,厚彼薄此埋祸根;郑伯克段演悲剧,骨肉相残警后人。
 

读《红楼梦》,分析贾环的人见人厌的处境以及畸形的心理和乖张行为,可以感悟平等对待每一个子女是多么的重要!

贾环是贾政的儿子,只是因为是庶出,赵姨娘所生,在贾府不论是主子还是奴仆,都看不起他,鄙视他。庶出就该被践视吗?可同为庶出的探春,却在姊妹丛中毫无卑贱之感,有时还很强势,为迎春、惜春等所不及:后来,在王熙凤病倒后,还参与管家。可见,庶出仍可被珍视,受重用。但贾环却不行。他的受鄙视,是主观的,人为的,是以王夫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轻视他,恐怕会影响宝玉的在贾府接班人的地位。在贾府这样一个充满三六九等、嫡出庶出、亲疏远近的等级制度和宗法制度禁锢的环境中成长,贾环心理扭曲、性格畸形就是必然的。

在第二十回内容,写他与莺儿等丫头赌钱,赢了就高兴,输了就赖皮,骰子本是“幺”,他一口咬定是“六”,并抓钱。气得莺儿道:“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这里虽然表现了贾环的猥琐、耍赖,但也说明丫鬟们也没有正眼看他。

该回接下来,贾环又受到凤姐训斥,说他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并威胁要告到学里,说宝玉为他不尊重,恨得牙痒痒。贾府大管家没有给予他关爱,这是明显的。

王夫人对他怎么样呢?在第二十五回有这样的内容: 

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唪诵。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贾环道:“我也知道了,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嘴唇,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贾环在这里为何支使这个,呼唤那个,其实是因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突然得到了王夫人的母性关怀,叫他抄写《金刚咒》,虽然关怀微不足道,但毕生不可多得,贾环于是有了少爷的感觉。也就是俗话说“给你一点阳光,你就在那里灿烂”。贾环见自己的少爷举动无人打理,便把气发在丫鬟彩霞身上。由此可见,贾环内心是多么的卑微。一个卑微者,会时时刻刻在内心世界建立一道墙来自我保护,即使别人对他好,他也会因为不自信而怀疑。

接下来,贾环为何要用蜡油烫宝玉呢?还是因为嫉妒心在作怪。看看王夫人如何对待宝玉: 

说了不多几句话,宝玉也来了,进门见了王夫人,不过规规矩矩说了几句,便命人除去抹额,脱了袍服,拉了靴子,便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王夫人便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宝玉也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长道短的。王夫人道:“我的儿,你又吃多了酒,脸上滚热。你还只是揉搓,一会闹上酒来。还不在那里静静的倒一会子呢。”说着,便叫人拿个枕头来。宝玉听说便下来,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宝玉便和彩霞说笑,只见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睛只向贾环处看。宝玉便拉他的手笑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儿呢。”一面说,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夺手不肯,便说:“再闹,我就嚷了。”二人正闹着,原来贾环听的见,素日原恨宝玉,如今又见他和彩霞闹,心中越发按不下这口毒气。虽不敢明言,却每每暗中算计,只是不得下手,今见相离甚近,便要用热油烫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装作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哟”了一声,满屋里众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戳灯挪过来,又将里外间屋的灯拿了三四盏看时,只见宝玉满脸满头都是油。王夫人又急又气,一面命人来替宝玉擦洗,一面又骂贾环。凤姐三步两步的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笑道:“老三还是这么慌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高台盘。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那王夫人不骂贾环,便叫过赵姨娘来骂道:“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得了意了,越发上来了!” 

这样不公平对待子女,遭到这样的报应,家长们应该深以为戒。后来金钏投井,贾环添油加醋告状,直接导致宝玉被打得皮开肉绽。八十回后的情节,贾环伙同王仁,将巧姐卖给外藩(原作本意是卖给烟花巷),这都是贾环的疯狂报复。

贾环被鄙视,除了通过行动报复外,还通过制作灯谜的形式予以控诉(这可能是很多读者没有看出的)。

在二十二回中,元春娘娘要求制作灯谜,贾环的灯谜受到元春的讽刺和众人的嘲笑。 

太监去了,至晚出来传谕:“前娘娘所制,俱已猜着,惟二小姐与三爷猜的不是。小姐们作的也都猜了,不知是否。”说着,也将写的拿出来。也有猜着的,也有猜不着的,都胡乱说猜着了。太监又将颁赐之物送与猜着之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独迎春、贾环二人未得。迎春自为玩笑小事,并不介意,贾环便觉得没趣。且又听太监说:“三爷说的这个不通,娘娘也没猜,叫我带回问三爷是个什么。”众人听了,都来看他作的什么,写道是:

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

众人看了,大发一笑。贾环只得告诉太监说:“一个枕头,一个兽头。”太监记了,领茶而去。 

贾环借灯谜制作,表达了贾府对他不公的不满。谜面说的八只角的枕头和两只角的兽头,却句句双关,把自己和贾宝玉的境遇进行了鲜明的对照。大哥在床上坐,二哥在房上蹲,宝玉是温室里的枕头,无论他喜怒哀乐,家族的人都会围着他转,享尽家族人情温暖;贾环饱受他人的排斥和鄙视,作为一个“主子”,一饮一啄都被忽略,就像房脊上的兽头,风吹日晒无人问津。这个谜语,常被人忽略,实际上他深刻地反映出十几岁的贾环在贾府感受到的人情冷暖。做父母的,是否也应在谜语中咂摸出一些感悟呢?

现在,国家开放二胎政策,不少家庭都有了两个小孩。如何在两个小孩中公平相待,杜绝厚一个薄一个,值得深思。父母一些举动,本无偏心,在小孩看来,恰恰薄于自己,导致一辈子记恨,这样的示例,在我们身边稍稍留意,不难发现。

儿子说父母偏心,在《红楼梦》也有一个例子,贾赦就通过讲笑话的形式,讽刺贾母偏心。小说第七十五回,写到贾母和众人万击鼓传花游戏: 

这次在贾赦手内住了,只得吃了酒,说笑话。因说道:“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众人听说,都笑起来。贾母也只得吃半杯酒,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封建社会大家庭一般都是老大当家。荣府里贾赦是老大,可贾母却让贾政当家,让王夫人管家。王夫人虽然不管事,却让自己的侄女——王熙凤独霸大权。这一切,都让贾赦、邢夫人不爽,所以对贾母的偏心,贾赦采取了讲笑话这种近乎鸣鼓而攻之的行为表达不满。后来王熙凤与邢夫人的婆媳矛盾无不源于此。

富贵如贾府,贾赦都感觉父母有偏心之嫌,更何况天下贫寒之家呢?俗话说,手背手心都是肉,做父母的一定切记!否则会闹下悲剧!

父母偏心问题,在传种接代封建思想未彻底根除的今天,可能集中表现在重男轻女上。中国人对儿子的渴求和执着,外国人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时,重男轻女现象更为突出。读过莫言诺贝尔奖获奖作品《蛙》的人,一定会体会得更深刻。其中的众多女人如王胆、王仁美等为生男孩采取了多么决绝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不可思议的做法,令人感慨。那年代普遍的现实是生男孩举家庆贺,生女孩全家冷漠,产妇无颜见人,有的甚至为此轻生,真是悲剧。有人为了生男孩,如果B超检查是女孩,坚决打掉。有的即使生下来,也不好好抚养,吃不饱穿不暖。这样的女孩长大了,心理不健康者多,难以成为正常人。

建设文明社会,告别封建陋习,做父母,不偏心、多包容,为社会和谐文明奠基。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