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川中动态 >> 分类信息 >> 家庭教育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张琪:红楼家教晬语8——说早恋:青春萌动循循诱
作者:张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93    更新时间:2017-2-24    
    ★★★ 【字体:
《红楼家教晬语——说早恋》
 第八章  说早恋:青春萌动循循诱

   诗云:青春年少易思春,循循善诱多用心;一着不慎满盘输,家教失策误儿孙。

青少年到了青春期,难免怀春、思春,甚至有越礼、越轨行为,家长面对这些问题,如何处理,如何看待,值得深思。《红楼梦》里,描写少男少女性心理、性行为的情节很多,长辈们处理方式,给我们现代家长可以提供借鉴。

《红楼梦》里,这样的情节主要有:王夫人对宝玉的性意识、性行为的处理;贾代儒对贾瑞的单相思行为的处理;司琪母亲对司琪恋爱的处理。

先看王夫人的处理:

宝玉生在女儿丛中,王夫人害怕儿子被这些女儿勾引、变坏,自己又拿不出好的办法,于是简单化地利用袭人来防范,采取拉一个压一批的办法,将袭人暗许为宝玉未来之妾,让她防止其它女儿靠近宝玉。因为有袭人的小报告,王夫人防范林黛玉,撵走晴雯。因为有了母亲的许诺,宝玉与袭人就放纵,云雨情有了初试,不妨再试,三试、四试以至无穷试。当一天中午,王夫人午休时间,宝玉看到正在给王夫人捶腿的漂亮的金钏,于是产生性的冲动,以言语撩逗金钏,金钏当然迫不及待,希望宝玉把她要到怡红院去;哪知王夫人没有入睡,听到这些,怒不可遏,当即给金钏一耳光,下令逐出金钏,金钏无路可走,于是投井寻了短见。王夫人没有正确处理宝玉的性成熟,对宝玉教育不够,防范措施不合理,不但殃及无辜,害了众多女儿性命,还让宝玉深感人世炎凉,为宝玉悬崖撒手、遁入空门埋下祸根。

贾瑞的单相思问题:

贾瑞患上单相思,对象是贾府女霸王王熙凤。由于父母早亡,由祖父贾代儒管教。祖父严格按照儒家的传统教育贾瑞,一心希望走科举之路,忽略了其他的教育。更没有注意贾瑞的异常变化,比如深夜不归,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把情况弄清楚就一味指责,结果是贾瑞深陷单相思泥潭不能自拔。

小说的第十一回、第十二回主要写了贾瑞单相思的前因后果。

十一回,贾瑞挑逗凤姐,十二回贾瑞到家中找凤姐。凤姐与平儿商议,早已打定主意收拾他。于是假意应承,叫他晚上到西边的穿堂等她,结果被关在那里,在朔风凛冽的腊月寒夜冻了一夜。在遭受祖父责罚后,淫心不改,过了一段时间又去找凤姐。反被凤姐抱怨失信,又约她在房后小过道里的那间空屋见面,结果又上凤姐圈套。凤姐先是叫贾蓉赴约,贾瑞以为是凤姐跑上去抱住就拉裤子,贾蓉故意大叫,贾蔷又举灯捉拿。被二人敲诈,留下字据每人50两银子后,又以难以出去为由将他安排在院外大台矶底下。当贾瑞正盘算如何脱身时,头上一桶尿粪淋下,满头满身尿粪,还不敢声张。到了三更方得脱身,虽心知是凤姐治他,但仍禁不住想凤姐。由于相思难禁,又添债务,日间工课又紧,就一病不起。虽经多方医治仍然无效,后一跛脚道人路过,送风月宝鉴给他,要他只看背面的骷髅,不能看正面的美人,这样方可医治邪思妄动之症,贾瑞不听,只看正面的美人,美人却是王熙凤,禁不住反复意淫,遗精无数。终至一命呜呼。

在贾宝玉十二三岁就已经初试云雨时,贾瑞二十多岁还未婚配。当见到王熙凤后,性的冲动,便喷薄而出。尽管遭王熙凤多次戏弄,仍执迷不悟,还信誓旦旦说:死也愿意。最后因此得病,性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便手淫。癞头和尚的风月宝鉴,也不能解决,甚至由此进入与凤姐神交的幻觉之中,最终送了小命。

贾瑞的遭遇,告诉家长,对子女要有正确的恋爱观,要让子女早点明白“性”是怎么回事,遗精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子女在容易早恋的时期,家长一定要用心、留心,不要让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致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司琪的热恋问题:

子女陷入热恋中该如何办,《红楼梦》司琪的母亲为我们提供了反面教材。

司棋与表哥潘又安陷入热恋。司琪又是一个性格刚烈之人。《红楼梦》六十一回,司棋因为迎春想吃碗蒸鸡蛋不成而率人砸厨房,可见其性格之烈;曹雪芹写她的爱情,有三回:第七十一回,司棋因为和表哥潘又安在乱石后幽会,被鸳鸯小解尿出(撞见),可见二人爱情之火烧得多旺,已经是不择地点了。第七十二回,抄检大观园,结果王善宝家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搜出了自己外孙女司棋的情书,结果被王夫人逐出大观园。后来第九十二回司棋因一心要与潘又安好,非表哥不嫁,其母不愿意,司棋于是撞墙殉情。司棋的刚烈,又唤起了另一个人的刚烈之火,潘又安也接着殉情随司棋而去。

这样的爱情烈火太可怕。莎士比亚说:爱情同炭,燃烧起来,得设法让它冷却,让它任意着,那它就要把一颗心烧焦。司棋追求爱情过于热烈,没有注意想法冷却,却把自己烧成了灰烬。不得不让读者深思。司琪在爱情面前昏了头,可惜!司琪母亲的阻止也不理智,可叹!

就现代父母来说,该从中反省什么?要注意观察子女的表现,如果孩子进入青春期,注意穿着,注意打扮,可能就会有在意的异性了。就要教育孩子讲究性道德,接触异性,保持心地纯正,要尊重异性。对自己的心冲动,要克制自己,不加选择、不分场合地做出亲密行动或发生性行为,既有悖中国传统道德规范,又容易发生危险,被坏人利用。至于子女如果选择自己的意中人,做父母的一定要适当顺从,不能一味反对,粗暴地反对,也容易把子女推向深渊,后悔也来不及。司棋的母亲做错了,金哥的父母为贪图权势,粗暴干涉女儿的婚事,致使金哥与未婚夫双双自尽,金哥父母也错了。

每个人都要经历性成熟阶段,都要与异性交往。做父母的该怎么办,是象王夫人那样割断与异性的联系,那样的话只能遭致子女的仇恨;象贾代儒那样,不调查,一味责罚,那样会适得其反;贾瑞对宝鉴正面充满神秘感,越神秘越要去看,贾代儒无法阻止。象司琪母亲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情况下,仍然出面干预阻止司棋的婚事,哪还有什么用?每个人的子女情况都不一样,经历的情感也各不相同,做父母的要因势利导,横来蛮干都会带来严重后果。

由司琪母亲的行为,我想到了《西厢记》崔莺莺母亲的可笑。崔莺莺与张珙一见钟情,在丫鬟红娘的帮助下,崔张二人已经偷越花墙越过礼数成就好事,老夫人通过拷红已经得知实情,可她却要求张生必须要去考一个状元回来,才能娶自己的女儿。这真是糊涂透顶,人家中状元后,恐怕就由不得他了?皇帝的金枝玉叶早已等待多时了,在中国古代戏曲中这样的故事司空见惯,原因就在此。这不是明明要拆散自己女儿的好事吗?崔莺莺就比较明智,她认为“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视状元为“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痛恨它“拆鸳鸯在两下里”。在现代也一样,如果家长知道自己的女儿与心爱之人已经事实走到一起,家长却要男孩去挣一百万开着宝马豪车才能娶自己的女儿,试想,如果男孩出去闯荡挣了一百万,周围早已蜂蝶纷纷,树欲静而风不止,结局多半是让自己的女儿失去自己心爱的人。我想,如果多为自己的女儿终身幸福着想,古代的崔莺莺之母、现代的糊涂家长就不会干出这样的蠢事。

对待子女的恋爱、婚姻问题上,奉劝父母们要做智者,不要干傻事!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