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川中动态 >> 分类信息 >> 家庭教育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红楼家教晬语12—说交流
作者:张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668    更新时间:2017-4-16    
    ★★★ 【字体: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红楼家教12—说交流

第十二章  说交流:说话得体讲技巧

诗云:说话得体有分寸,事业工作处处顺;良言一句三冬暖,祸从口出须谨慎。

说话在一个人的工作、生活中,太重要了。我们常常看到:一个人说话,不知道如何就得罪人了,给自己带来麻烦。话说得好,交友、工作就会很顺利。说得不好,就会给工作带来巨大的障碍。

与人交流,一是要讲究得体,二是要注意技巧。

先说得体。《红楼梦》里,说话最得体的,莫过于林黛玉进贾府后,拒绝大舅妈请吃时所说的话。

在小说的第三回,林黛玉去看大舅贾赦,贾赦托病拒见,邢夫人留黛玉吃饭,原文写道:

邢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去,黛玉笑回道:“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望舅母容谅。”邢夫人听说,笑道:“这倒是了。”

长辈请晚辈,不好拒绝,弄不好要得罪人。黛玉说话就很得体:先表达感谢,说长辈请吃,不该拒绝。再说明理由,要去拜见二舅,去迟了不恭敬,理由充分。接着再说以后一定来吃,安慰对方。最后请求谅解。说话小心谨慎,并且句句在理。相信邢夫人面子上、心理上都好受,因为她笑了。

在第三回,林黛玉说话得体,还表现在她回答有关读书的话题时,善于揣摩周围人的心思,并根据情况随时改变。贾母问她念书情况时,她回答“只刚念了《四书》”;宝玉问时她却说“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这是因为她听贾母说姊妹们“读的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她听出了贾母不喜欢女子读书,同时她不愿意表现得比贾家众小姐读书多,为了迎合贾母,同时不得罪众姊妹,所以她才改口。看来,说话得体,也不容易,需要的是智慧。

当然,也有说话不得体的,典型的要数赵姨娘。在第三十五回中,宝玉、凤姐被马道婆、赵姨娘施魇魔法陷害,奄奄一息,贾母痛心万分时,赵姨娘说了几句话,遭到贾母痛斥:

赵姨娘在旁劝道:“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哥儿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也免些苦;只管舍不得他,这口气不断,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这些话没说完,被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骂道:“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你怎么知道他在那世里受罪不安生?怎么见得不中用了?你愿他死了,有什么好处?你别做梦!他死了,我只和你们要命。素日都不是你们调唆着逼他写字念书,把胆子唬破了,见了他老子不象个避猫鼠儿?都不是你们这起淫妇调唆的!这会子逼死了,你们遂了心,我饶那一个!”一面骂,一面哭。贾政在旁听见这些话,心里越发难过,便喝退赵姨娘,自己上来委婉解劝。

本是自己参与施的毒计,偏偏要多嘴多舌。贾母溺爱宝玉,众人皆知,如此情况怎不悲痛,偏偏要假装劝导不要悲痛,岂不找骂?叫宝玉早走,以免受苦,以便在那世安生,这话是什么话,言语间得意遂心之感不自觉流露,贾母怒火不烧向你烧谁?不得体言语遭祸是也!

关于技巧,我们不妨来学习王熙凤说话的技巧。王熙凤说话具有极高的艺术性,下面我们具体来分析几段:

第一、赞扬黛玉,说话滴水不漏;(第三回)

在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的情节中,王熙凤的出场非常精彩,同时也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王熙凤说话滴水不漏的特点。

因贾母疼爱外孙女,便极力恭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但不能因为赞扬黛玉,得罪了“三春”姊妹,又说“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相信三春听后,心里一定受用。“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讨好恭维贾母,贾母听了会有不高兴之理。她想到贾母见到黛玉会因女儿亡故而伤心,“便用帕拭泪”。可是听到老祖宗笑着阻止,“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可见她察言观色,机巧善变,投合贾母心意,邀宠取幸的本领有多高。她携黛玉之手,问这问那,接二连三,“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根本不让对方回答,明显是虚与委蛇,做给贾母看的。她嘱咐黛玉“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诘问婆子“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表面是在关心黛玉,实则以贾府管家自居,显示自己的身份。

这个情节,表现了王熙凤的“浑身解数”“八面玲珑”,看她简直有千手千眼的神通,一人不落,一事不漏。它告诉家长:要教育子女在大众场合,说话要照顾到众人的感受,不能捧一些人踩一些人,否则得罪了人还不知,会吃亏。

第二、迎合贾母,极尽奉承之能事;

王熙凤在贾府中,能够坐上当家少奶奶的交椅,跟她能够得到贾府最高统治者——贾母的信任有关。

在贾赦要娶鸳鸯为妾的情节中,贾母十分生气。你看凤姐怎么说?“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表面上是在责怪贾母,实际上是在奉承,这样的语言贿赂,效果实在太好,贾母后来居然高兴地同凤姐开起了玩笑,叫贾琏把鸳鸯娶了去,凤姐当然又极力拒绝。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接下来,为了来进一步取悦贾母,凤姐又组织牌局。我们看凤姐又是如何表现?

未打之前,与探春闲话说自己想学算命,以便早弄清今天贾母又要赢她多少钱,并说出理由是自己夹在鸳鸯和薛姨妈中间,是贾母有意在自己左右设伏,必输无疑。这一说,贾母笑了,初步达到取悦目的。在打牌中间,先让贾母和满贯,后又假装小器不给钱,以博得贾母一笑,贾母甚至还命丫头把凤姐的一串钱直接拿过去,弄得凤姐只好假意告饶。为了让贾母真正相信自己输不起,还假意向薛姨妈述说自己输了多少钱,说贾母的一个箱子全装的是赢她的钱,并且还生动说现在箱里的钱还在招手叫她手里的钱进去。说了这些,贾母已经笑个不住了。最妙的是,平儿怕凤姐输光,专门送钱来,凤姐叫平儿直接把钱送到贾母处,说免得箱子里的钱分几次叫费事,贾母抑制不住笑,将牌撒了一桌,并叫鸳鸯撕凤姐的嘴。贾母已经完全从生气状态转到了高兴状态。凤姐在贾府左右逢源,没有一套行吗?

家长从中能悟出什么呢?子女出身社会,供职一个单位,跟领导搞好关系,可能很重要。虽不能像凤姐那样处处迎合贾母,但不能无事都让领导不开心,那样的话,无论如何,在单位都混不好!

第三、忽悠贾琏,玩弄于股掌之间。

凤姐在贾府大权在握,胡作非为。这一切,如果贾琏干预,她也不能无所顾忌。但她忽悠贾琏有一整套。

第十六回,在凤姐协理宁国府后,贾琏远路归来。她拨冗接待,接风洗尘。她与贾琏的一席话,真是既亲切,又得体;既恭维贾琏,又表功自己。既指责众人,又为自己开脱。本来自己胡作非为,却表白自己谨小慎微。真是滴水不漏。在这方面,贾琏那是对手,只能以“岂敢”“多承”应付。

凤姐具体是怎么说的?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下凤姐的口才。

先是表明主旨:“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可赐光谬领?”没读过书的凤姐,居然把官场用语套话运用得如此纯熟,不佩服不行。

再是表管家之功:“我那里照管得这些事!见识又浅,口角又夯,心肠又直率,人家给个棒槌,我就认作针。脸又软,搁不住人给两句好话,心里就慈悲了。况且又无经历过大事,胆子又小,太太略有些不自在,就吓得我连觉也睡不着了。我苦辞了几回,太太又不容辞,倒反说我图受用了,不肯习学了。殊不知我是捻着一把汗儿呢。一句也不敢多说,一步也不敢多走。你是知道的,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骂槐的抱怨。‘坐山观虎’、‘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况且我年纪轻,头等不压众,怨不得不放我在眼里。”凤姐说自己口角夯,心慈悲,胆子小,不敢多说,不敢多走,估计贾琏也不会相信,但口才好是绝对的。说下人们的行为,成语、俗语一串串,贾琏只有昏头转向的份,哪会去分辨实情?

再是请贾琏帮助说情:“更可笑那府里忽然蓉儿媳妇死了,珍大哥又再三再四的在太太跟前跪着讨情,只要请我帮他几日;我是再四推辞,太太断不依,只得从命。依旧被我闹了个马仰人翻,更不成个体统,至今珍大哥还抱怨后悔呢。你这一来了,明儿你见了他,好歹描补描补,就说我年纪小,原没见过世面,谁叫大爷错委他的。”全是说反话,意图在表功,贾琏一定会上当,屁颠屁颠地去请贾珍原谅。贾珍一定是赞不绝口、千恩万谢,凤姐得计也!

这段话生动地表现了凤姐的口锋。脂砚斋对此有一段评语:“阿凤之弄琏兄如弄小儿,可怕可畏!若生于小户,落在贫家,琏兄死矣!”

凤姐说这段话的目的是什么?目的在于笼络贾琏、稳住贾琏。在协理宁国府时,自己威风八面(棒责下人)、贪赃受贿(收受银子)、作恶多端(害死张李情侣),这些贾琏一定会早晚知道,但必须先入为主,先给贾琏吹耳边风,说自己不得已才去,说自己很辛苦、很委屈,说很多人不理解自己,让贾琏站在自己一边。

这段话启示我们:说话要有预见性、前瞻性;预计到可能有什么情况,应先入为主占领先机;说话应该婉转,不要直露。过于直白的话,既不好听,效果也不好!

第四、善于圆场,效果立竿见影。

凤姐的语言艺术,我们还可以通过对比来体会。

五十四回“元宵夜宴”的时候,贾母就问,袭人为什么没有跟宝玉来啊?言下有责怪的意思,贾母不高兴。那么王夫人立马就回,说:“她妈前日没了,去世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不以为然,她说:“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她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奴才没有什么个人的自由,跟了主子,一切就要以主子的意志为转移了。所以宝玉在这个地方,袭人没有跟来,她不满意。那么王夫人这个解释,贾母也觉得不以为然。凤姐听了以后,她马上接过来解释,说出一番“三处有益”的话来。凤姐怎么说呢?她说:“袭人没有跟来,”一则因为那个是元宵节,她说:“灯烛花炮是最危险的”。那园子须得细心的袭人来照看;这是从安全的角度;再则“屋子里的铺盖茶水,袭人都会精心准备,宝兄弟回去睡觉,色色都是齐全的”;三则“又可全袭人的礼”。凤姐就这样说,那么这番话,既符合主仆上下名分次序,而且更投合老太太的心理,一个是老太太很怕元宵节到处是灯火,灯花花烛,怕失火。另外,更投合了老太太疼爱孙子的心理,那么宝兄弟回去了,色色都是齐全的,袭人在屋里妥当。贾母听了以后立即称赞,说:“这话极是,比我想得周到。”她不但不怪袭人,反而是关爱有加,反而说袭人自己在屋子里头,那么让鸳鸯给她做伴,因为鸳鸯的母亲也故去了;还说应该拿点心给袭人吃。你看看,同是一件事,可以有截然不同的效果。同是一件事,王夫人说话,贾母不满意;凤姐说出,效果就不一样。两相对比,说话水平高下自明。

那么,凤姐为何能说出“三处有益”的话来?一是对贾母疼爱宝玉的心思的准确体悟,二是可以讨好王夫人、宝玉,拉拢袭人(毕竟袭人将是宝玉未来之妾嘛,前面袭人奔丧,凤姐周到的安排已经说明这一点),三是对场面的把控,不能让贾母在元宵节心里不爽这是大事;四是根据元宵节防火帮袭人找理由,说服力强。一个人在大众场合如果善于把握主要人物的心理和听众的感受,考虑特定时间、特定地点,说出得体的话不难。

有一个关于请客的故事,也许更能生动地说明说话在生活中的意义。有一个人请三个哥们儿吃饭。结果有一个客人迟迟未到,就说了“该来的怎么还不来”,已到的其中一个客人误以为说自己不该来,所以就走了。请客的一看咋走了一个呢,就又说:“怎么不该走的又走了”,所以没迟到的另一位一听就以为不该来的是自己,所以也走了。当迟迟未到的客人总算到了的时候刚好听见请客的说不该走的又走了,正在好奇纳闷儿之时,请客的看他总算到了,再一次口误说:“我说的不是他们”。迟到了的这位以为说是自己不该来,所以就也走了。这个故事,也许大家耳熟能详,道理却很深。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