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川中动态 >> 分类信息 >> 教师专栏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教师作品】《鸿门宴》之谋士决断
作者:周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79    更新时间:2018-1-29    
    ★★★ 【字体:

《鸿门宴》之谋士决断

四川省达川中学办公室副主任  周 炀

替主帅谋划是谋士的本职工作。因此,一个合格的谋士至少要掌握与谋划相关的基本知识与技能,打仗要懂军事,治国要懂政治,做企业要懂得经营管理,懂到什么程度就看谋士的基本素质了。悟性高的如《鸿门宴》中的范增与张良了,此二人可谓谋划的高手,论职级恐怕得首席或者教授级高工。

项羽和刘邦的目标都是指向称王称帝的,然而,二人都未必是称帝的最佳人选。最终刘邦称帝,项羽乌江自刎。

刘邦的成功,更多源于其选择了正确的战略,这战略不是张良定的,是刘邦自己定的,张良只是善于在这个战略的指导下布局谋划,并最终取得成功。

当项伯星夜前往沛公军营,急劝告张良离去之时,张良的第一反应的“不可不语”。表面是出于道义,实则是出于忠心。见刘邦大惊,张良便一心一意替刘邦分析形势,以及思考解决危机的办法,“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这些细节谋划,是在刘邦“为之奈何”“且为之奈何”的意愿下进行的。

张良无疑善略。所谓善略,就是能根据目标和战略,制定合适的路径,靠得是强烈的目标导向,对事业的信心和对主帅的忠诚。

项羽的失败,更多的源于其战略的不清楚,他没能找到实现理想的途径。这既有项羽自身妇人之仁、优柔寡断的因素,又有谋士范增过于偏执的因素。范增虽善于谋断,但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将自己的想法只是一味强加给项羽,而不是在项羽的意图下进行谋划,故项羽骨子里面是拒绝和抵触的。

“项王默然不应”,足可见出,鸿门宴前,项羽与范增没有很好的沟通,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从一定程度上说,二者存在严重的分歧。作为谋士,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和要发挥的作用。你的身份是谋士,谋士的作用就是辅佐。在摸清主帅意图的情况下,进行精心的谋划,以达到效果的最佳。可是,范增没有,反而个人觉得他更多的是体现出一种不屑。“亚父者,范增也”,这种称呼,不自觉使范增产生倚老卖老的傲慢情绪。在“项王默然不应”的情况下,“范增起,出,召项庄”,完全的自以为是,以致在整个“项庄舞剑”、项伯“常以身翼蔽沛公”环节,项羽始终不言一句,反而,樊哙的闯入,倒引得项羽“壮士”的夸赞。

范增虽是会谋能谋高手,最终走向失败。究其根源,范增始终不能及时调整思路跟着项羽的目标走,偶尔还倚老卖老。不得主帅认同的任何良策都是“乌托邦”,不得主帅认同的任何谋士皆成废物。

范增与张良的策略差异还体现在路径上。范增主张武力征服。当从曹无伤口中得知刘邦想在关中称王,范增立即向项羽进言“急击勿失”,且为促使项羽早下决心,还添盐加醋“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当刘邦鸿门谢罪,项羽默然不应之时,范增果决召项庄“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当张良进献玉斗给范增,范增接过,放在地上,拔出佩带的剑敲碎玉斗。拔剑也罢,进言也好,范增所作所为,皆是以武略贯之。一味的刚猛,即使屈服,也是暂时的,不得久远。

张良讲求仁德感人。张良劝刘邦在鸿门宴上卑辞言和,保存实力,并疏通项羽叔父项伯,使刘邦得以脱身。项羽死后不久,汉朝确立,但却迟迟未论封行赏,同时刘邦在宫中看到一群臣子群聚议论,他询问张良臣子在商讨何事,张良回答道因为迟迟未封赏,臣子正在讨论如何造反。此话使得刘邦大为紧张,进一步询问当如何解决,张良问刘邦:“主公最痛恨谁?”刘邦答:“雍齿,因他经常讥辱我。”张良说:“请主公立刻重赏雍齿”,刘邦立即照做,此事传开后,众臣皆认为连主公最痛恨的雍齿都能获赏,想必自己也不会过差,因此打消造反念头。刘邦曾赞其“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外,子房功也”。倾心为刘邦谋划,皆以人心为根本,循序善诱,从而心悦诚服。张良的仁略,使之成为汉初三杰当中唯一一位得以善终的人。

如此,张良与范增,谋士之决断,已明矣。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