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达川中学 >> 文章中心 >> 川中动态 >> 分类信息 >> 教师专栏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校长读红楼谈家教】红楼家教晬语14—说婚姻
作者:张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28    更新时间:2018-2-10    
    ★★★ 【字体:

《红楼家教晬语——说婚姻》

第十四章   说婚姻:对象选择忌功利

   

诗云:对象选择忌功利,终身大事非儿戏;莫为浮云遮望眼,两情相悦是真谛。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儿女大了,就要谈婚论嫁。当今社会,父母虽然不能包办儿女的婚姻,但给予指导,是父母责所应当。

婚姻,不能掺杂太多的物欲,太多的功利;否则吞下的一定是苦果。

宝钗在内心是看不起宝玉的,觉得宝玉太无用。宝钗的理想,“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她近期的目标是做元春那样的“娘娘”,她进京就是为参加选秀而来。远期目标是做贾母那样的诰命夫人。她劝宝玉读书仕进,走经济之道,希望嫁贾雨村那样的人,“钗于奁内待时飞”,“时飞”就是贾雨村的字。(贾雨村名化,字时飞号雨村)。在小说中,她处心积虑地与黛玉争夺宝玉,她是喜欢宝玉吗?非也!她看重的是贾府的高贵门第和荣华富贵。最终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钗,在与黛玉竞争中胜出,可结局是什么,独守空房,郁郁而终。在婚姻问题上,这种功利世俗选择,最终使自己走进婚姻的坟墓。

如果说宝钗是婚姻选择门第的牺牲品的话,那么迎春却是婚姻选择金钱的牺牲品。

贾迎春从小死了娘,她父亲贾赦和邢夫人对她毫不怜惜,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将她嫁给孙家,实际上等于拿她抵债。当初,虽有人劝阻这门亲事,但“大老爷执意不听”,谁也没有办法,因为儿女的婚事决定于父母。后来,迎春回贾府哭诉她在孙家所受到的虐待,尽管大家十分伤感,也无可奈何,因为嫁出去的女儿已属夫家的人了,所以只好忍心把她再送回狼窝里去。看起来,迎春像是被“中山狼,无情兽”(孙绍祖)吃掉的,其实,吞噬她的是整个封建宗法制度。红楼梦曲[喜冤家]:“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就是对迎春被孙韶祖折磨至死的悲惨遭遇的高度概括。

迎春是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的一个典型代表。作者通过她的不幸结局,揭露和控诉了这种婚姻制度的罪恶。现在很多家长,在子女的婚姻问题,插手太多,或为金钱,或为权势,最终是以牺牲子女的幸福为代价的。贾赦这个反面教材,应为现代人深思。

宝钗、迎春在婚姻问题上,缺乏主动性,都是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尤三姐主动选择柳湘莲,结果也是以悲剧告终,这又是为什么呢?尤三姐是选择了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只凭一面之缘就把自己终身托付,是很危险的。

小说第六十六回,写贾琏向尤二姐打听尤三姐的意中人是谁,原文写到:

贾琏问是谁,尤二姐笑道:“这人此刻不在这里,不知多早才来,也难为他眼力。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贾琏问:“到底是谁,这样动他的心?”二姐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与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他看上了,如今要是他才嫁。……”贾琏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样人,原来是他!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尤二姐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样说,只依他便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尤三姐是铁了心要跟柳湘莲的。只可惜的是,尤三姐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柳湘莲一点都不了解尤三姐,当贾琏向他转告尤三姐心意时,柳湘莲心存疑虑,遂向宝玉打听三姐情况,宝玉本着对美丽女子的一向的倾慕,说三姐如何绝色,是怎样的“尤物”;这一说,不但没有打消柳湘莲的疑虑,反而加重了他的猜忌。柳湘莲竟然脱口而出:“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指女子有外遇的男人)”,于是前往贾琏处索剑(柳湘莲送给贾琏以作为定情之物的鸳鸯剑),尤三姐遂知是柳湘莲嫌自己不干净,于是自刎而死。

“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说的就是尤三姐这样的人,她的自刎,是以极端的方式表示自己清白的行为;尤三姐的悲剧,告诉我们,爱情必须以相知为前提。

说到相知,司琪与潘又安曾经陷入热恋中,又是写信,又是幽会,说明二人是有感情基础的。那么他们为何也没有好结果呢?原因在于潘又安缺乏担当精神,遇事当缩头乌龟,抄检大观园后,他们的事情败露,司琪被王夫人逐出大观园,潘又安却逃之夭夭,希图一走了事。这样的人也是不能托付终身的。在第九十二回(高鹗续书内容),司琪对她的母亲发誓说:“一个女人配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肯再失身给别人的。我恨他为什么这样胆小,一身作事一身当,为什么要逃。就是他一辈子不来了,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的。今儿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若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磕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虽然司琪选择了一个缺乏担当的人,但她痴心不改。选择错误,后果严重;司琪最终撞墙而死,就是明证!

读《红楼梦》,说到婚姻问题,其实还有一个值得现代人注意的问题,那就是“小三”现象。现在有不少女子,自恃长得漂亮,便以此为资本,甘愿被官员保养,或成为大款“小三”。这些人,应该看看尤二姐的悲剧。

尤二姐,天生“尤物”,她有多美?小说多从旁人的视觉介绍,什么“标致和悦无不称扬”啦,贾母眼中的“标致小媳妇”啦,等等。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太医胡君荣见了尤二姐的表现“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这绝不是因为二姐的病态,而是二姐的美丽。由此给读者以很大的想象空间,能让人如此表现,究竟应有多美呢?真不愧为天之尤物。

尤二姐,当了小三(因为贾琏是偷娶,只能算作“小三”)后,经过一个短暂的蜜月期后,被王熙凤骗进贾府,成为了任王熙凤宰割的鱼肉。被限制自由,不提供梳洗用品,吃的是剩饭剩菜。还要遭受秋桐等的辱骂。虽然怀有男胎,却在服用庸医开的药物后流产。最后贾琏因有了秋桐,对她也渐渐冷淡。留给“尤小三”的只有死路一条。作为小三,尤二姐也有个反省,她内心是矛盾的,这集中体现在尤二姐梦中与尤三姐相会的对话:

夜来合上眼,只见他小妹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你一生为人心痴意软,终吃了这亏。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外作贤良,内藏奸狡,他发恨定要弄你一死方休。若妹子在世,断不肯令你进来,即进来时,亦不容他这样。此亦系理数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你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则白白的丧命,且无人怜惜。”尤二姐泣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何必又生杀戮之冤。随我去忍耐。若天见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小妹笑道:“姐姐,你终是个痴人。自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泣道:“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小妹听了,长叹而去。尤二姐惊醒,却是一梦。(《红楼梦》第六十九回)

尤二姐梦中对自己的行为进了反省,认为自己坏了人家“父子兄弟麀(yōu)聚之乱”(麀,母鹿。《礼记》:“禽兽无礼,父子麀聚。”。父子麀聚,父子共一母鹿)要受报应。作者借二人之口,对世上淫乱女子进行了告诫。今天看来,实际上也是对“小三”们的告诫。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文章录入:sanzyh    责任编辑:sanzyh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